(╭☞•́ω•̀)╭☞

关于

三十岁的某一天【御泽】

【短篇第一发~陆续会把关于御泽的脑洞都写出来~之后会有肉的♥33♥】


荣纯很讨厌厚脸皮的人,御幸一也除外。

因为御幸的脸皮比厚脸皮还要厚,荣纯段位太低,即使交往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能淡定地面对来自御幸的调戏和温柔。

帅哥总是自带不过期闪光弹的。

对于即将步入三十岁的御幸,二十九岁的荣纯便抓着这一点不放,狠命嘲笑御幸是个大叔而忘记了自己明年也要三十岁,每次御幸都无奈地接受了来自爱人的嘲笑,非常有分寸地不提两个人只差一岁的事实。只是到荣纯三十岁的时候,御幸也非常体贴地提前一个礼拜就作了提醒,让荣纯暴走无数次,直到过了生日,死心地接受了他和御幸已经是过了三十的大叔这个设定。

“御幸,你头发长了,要去剪头发了!”

“不要,麻烦~”

“虽然你已经三十一岁了,但一定要保持最基本的整洁!”

“不要把我说成颓废大叔,我有那么不爱干净么~”

“你看!你的头发都把耳朵盖住了!赶紧剪掉!”

“懒得动....欸”

“那就让我泽村不辞辛苦得帮你吧!”

“......”
御幸看着准备大干一场的荣纯,难得的后背发凉。

当御幸被荣纯按在椅子上时,说实话,他已经做好了为头发默哀的准备。有点出乎意料,想象中的没轻没重变成了小心细致。

“哼哼,就知道你对我没有信心,我也不是只会热血的,眼镜笨蛋。”

御幸弯了一下嘴角,习惯性的毒舌。

“原来你也知道你以前是个只会热血的笨蛋,你也不是笨到无可救药~哈哈~”

“信不信你再说一个字我给你剃成光头!”

“你不会的♥”

“你又知道!”

“不行么~”

“不要逼我!”

“你不舍得的♥”

“!”
荣纯眉头跳了跳,其实他想现在就把御幸的脑袋嗯到水里去。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过耳的头发被修剪得利落简单,虽没有理发师的精湛技术,也是能看的。

“怎么样,不赖吧~”

御幸对着镜子照了照,透过镜子看到荣纯略显得意的表情,嗯,和投了一个好球之后的表情有些像,这个人的心情总是那么直接印在脸上。

“马马虎虎,看来我还是去理发店剪一下吧~”

啊,眼睛瞪大了。

看到御幸经典式的笑容以后,荣纯更气了,差点又被混蛋眼镜骗了!

荣纯哼哼唧唧给了御幸一个鄙视的表情,转身收拾起了剪刀和地面的碎发。

御幸的眼神划过一丝戏谑,很快被温柔覆盖住了。

这家伙。

还是这么可爱。


御幸拿手机拍了个自拍,发给了仓持,附上文字:“哈哈,那个笨蛋帮我剪的头发~”

仓持秒回了几个字:别秀了!去死吧!

御幸回复:谢谢祝福♥

仓持干脆地闭了界面,不去看这个秀恩爱的恶劣鬼。

作为笨蛋荣纯的前辈及兄长,仓持有点淡淡的吃醋,怎么就被御幸那个混蛋拿下了,明明应该是个温柔的姑娘不是么。
现在说也晚了,该死的,改天找荣纯练练格斗好了,顺便教一下他前辈两个字怎么写。

御幸例行的秀完恩爱之后,荣纯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御幸,下午陪我去给小朋友上课吧。”

“欸?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当老师的样子,不会是天天被家长投诉吧~”
御幸发誓,这只是无恶意的调侃。

“你看了就知道了,学生们有多喜欢我~”

荣纯似乎没有为御幸的话生气,御幸的这张嘴,不嘲讽就不正常了。

下午一点,御幸陪着荣纯去学校。

“啊!蠢荣教练!”
“小鬼,好好的叫我的名字!”
“教练太蠢,不叫!”
“今天只能投十个球!”
“下午好,荣纯教练~”
小正太非常识时务,表现出了一个乖小孩该有的姿态。
荣纯满意地答应了一声。

其余的小孩也叽叽喳喳,看到荣纯来了之后,兴奋地和荣纯打招呼。

御幸饶有兴致地听着小正太和荣纯的对话。
就是两个小孩的对话嘛,御幸忍住没有笑出来,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学生,太有意思了。

“教练!那个大叔是谁!以前没有见过欸!”
“他....姑且算是个捕手...”

御幸听着荣纯不靠谱的介绍,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到底厉不厉害啊!教练你这么蠢,他比你厉害吗?”

“不!一点也不!话说!你已经说了两次蠢了!再说今天没球投!”

“哼,我就说!”

对着一个小孩暴走也只有荣纯这个笨蛋了,御幸走过去,蹲下来,和小正太平视。

“你们教练确实挺蠢的~”
“可是他比你厉害~”
“你要不要我来接你的球~”
“我比他厉害~”

荣纯听着御幸的话,忍住没有揍上去。

让荣纯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一直喜欢和他斗嘴的小鬼乖乖地去投球了。

差别待遇!!

明明我是教练!

荣纯欲哭无泪,盘算着回家让御幸一也睡沙发。

......

回家的路上,荣纯和御幸有意地隔开距离。

御幸挑眉看着在闹别扭的某人,心情愉悦。

回到家中,御幸进厨房准备晚饭。

荣纯看了一眼,更生气了!

敢不敢再会一点!

自知棒球上没有御幸厉害的荣纯对于在生活上也不如御幸的这一点非常在意也无可奈何。

御幸看着对面大口大口吃饭的荣纯,想到了松鼠。

真是一点都不像三十岁的人。


临睡前,御幸强行拉着荣纯吻了一会儿。

御幸当然不会只满足于这一个吻,毫无顾忌地对荣纯布下诱惑,然后一起沉沦。

荣纯恨恨地弃甲投降,主动抱着御幸的脖子亲了上去。

混蛋!说好的睡觉呢!

不正在睡么♥

......


评论(2)
热度(70)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