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表白预告【御泽】

【我肥来啦~★w★】


是搭档关系,也是前辈后辈的关系。

最近,御幸单方面想要再增加一种关系——情侣。

可是因为要攻略的对象太呆的缘故,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只是御幸一个人的游戏。饶是他脑子灵光,也不禁叹了口气,为自己前路不明的爱情,为荣纯迟钝的大脑。

总得再暗示一下。

某次大型比赛。

下车之后,来看比赛来加油的人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呼喊起来,这其中不容忽视的声音就是各种女声混合在一起的“御幸(前辈)!”

荣纯满头黑线,有一点小小的嫉妒和疑惑:“队长大人真受欢迎啊......”

御幸故意用调笑的口吻:“是啊~不如什么时候在这里面找个女朋友~方便的很啊~”

“......哼,不炫耀会死么!”

“哈哈,不会死,但是看不到你这么郁闷的表情我会很遗憾的~”

“我打赌你一定会是一个孤独终老的大叔!”

“哈,你确定?”

看到御幸那副看好戏的样子,荣纯火大:“行行行,队长大人人帅实力强,一定能娶到一个糊了眼看上你的人!”

听到这个话,御幸突然笑个不停。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

荣纯递过一个看神经病的眼神,御幸笑得更开心了。

御幸一也好像疯了,我有点担心今天的比赛,荣纯如是想。

比赛赢了,赢得稍稍有些吃力,好在有惊无险,拿下了最后一个出局数。

赛后进行着例常的分析反省。

荣纯和降谷两个人不知是约好的还是热血过头,两个人都出现了四坏球。

仓持尴尬地站在一旁听着御幸对两只毫不留情的批评,感慨着御幸这嘴巴真是一年比一年凶残。目光扫到两只的表情,仓持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御幸终于找到了供他S的M。

此时荣纯心里泪流满面,差一点就真的泪流满面了。

御幸果然疯了,这嘴巴是一天比一天毒,到底是吃什么长的TAT!

反省结束,御幸把荣纯留了下来,仓持未做怀疑,带着降谷先走了。

静静看着荣纯沉默的快哭出来的表情,面上缓和了许多。

总归是要不停成长的,自己倒是不介意一直做黑脸的角色,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比赛归比赛,个人问题也不容忽视,御幸揉了揉眉心,苦恼。

荣纯也没注意御幸表情的变化,兀自沉浸在失落的情绪里,终于爆发了。

御幸也没想到荣纯会来这招,思绪完全被打乱。

一个嚎啕大哭的后辈,一个训哭后辈的前辈。
幸好只有两个人在,不然真的是有点.....丢人呐,御幸无奈。

荣纯的脸上糊了眼泪和鼻涕,让御幸想起小时候欺负哭的满脸眼泪鼻涕的小婴儿......

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嚎啕大哭的后辈和一个训哭后辈还在笑的恶劣的前辈。

荣纯凶狠地剜了御幸一眼,不过实在没啥威慑力,倒是让御幸笑得更厉害了。

“御幸..嗝...一也...呃...你..混蛋..没朋友..以后..没..嗝..老婆..呃..”

断断续续的话御幸听了个七七八八。

“别这么武断,你不是说有糊了眼的会当我老婆么,啧啧,记忆力真差~”

荣纯闭嘴专心抽泣,免得被气出病。

“我的要求也不高,是个笨蛋就行~”

“.....你...也..只有笨蛋能看得上了...”

御幸乐不可支,荣纯觉得现在青道真的不需要换队长么,这么喜怒无常可怎么好。

荣纯担忧着,慢慢停止了哭泣,注意力集中了之后,蓦的对上了御幸的眼神,荣纯没注意到御幸是何时停下笑声,也不知道为何御幸的眼神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人看了有点心悸,想落荒而逃。

御幸一时放肆没收回眼神,和荣纯对上之后却变本加厉,虽说想要表达的涵义很多,此刻御幸也不指望这个笨蛋能读到什么,至少要让他意识到这暧昧不清的深意的存在。

荣纯用力擦了擦眼睛,结结巴巴告了晚安,跑回了宿舍。

啧,逃了。

御幸摘下眼镜,按了几下太阳穴,莫名其妙的想,要是现在被那个笨蛋看到自己不戴眼镜的样子,应该会被强制拍照然后威胁自己,当成他的保命符。

还有一种想法,这样子被他看到,是加分还是减分呢......

然而笨蛋被称为笨蛋不是没有道理的,前一天晚上的训斥留下的情绪已经不见踪影,伴随着的是那个眼神传达的心事也被荣纯忘的一干二净。

御幸喜于他的抗压,忧于他的粗神经。

不停吼叫着奔跑的荣纯永远是训练场上的焦点,像只出门偶尔被主人放开绳索的突然获得自由的狗狗,兴奋得狂奔。

御幸摇摇头,收回目光。

眼前是盯着自己研究半晌的仓持,御幸吓了一跳,面上没有太多表露。

“你最近很奇怪。”

“有吗~”

“有。”

“你太累了,错觉了~”

“那个笨蛋...”

御幸挑眉,掩饰自己小小的惊讶。

“是不是又受你刺激了?”

“怎么说。”

“你那天晚上留他下来说了什么,回去之后他在床上翻来翻去吵的不行,早上又是在发呆,你到底说了什么,那家伙不太对。”

不太对就对了,御幸在心里回答。

“有吗~我只是好好的和他谈谈心~”

“......”不要一脸得瑟啊,话说为什么要得瑟,怎么一个比一个不正常。

仓持满脑子都是疑惑,却并没有多问。

御幸再次看向那狂奔的身影,心情超棒。

自此之后,御幸改变了方法,那种明目张胆的关爱和嘴碎让荣纯以及众人都受到不小的惊吓,处于风暴中心的荣纯更加煎熬,实在搞不清御幸又出什么幺蛾子,呃,那天晚上那个眼神...

荣纯不敢细想,也没那深度去思考,暗自在心里吐槽,其实御幸本身就是一只大幺蛾子。

“荣纯....你最近有感觉到哪里不一样么?”

“???”

“没关系,说出来吧。”

“????”


“荣纯,你是不是......”

“???”

“算了,估计你也逃不了了。”

“?????”

诸如此类令人抓狂的对话这几天一直在上演,没过多久,荣纯就找到了罪魁祸首。

御幸瞥到那个冒火的笨蛋,轻轻一笑,面前的女生是荣纯的同班同学。

情报也知道的差不多了,这时......

“御幸前辈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笨一点的~”
“蠢一点的~”
“眼睛要大~生气的时候会非常有趣呢~”

荣纯没有听到那个女生的问题,只听到后面几句话,顿时炸了。

“御幸一也!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

御幸没有说话,那个女生先说了。

“不是啦,泽村同学,刚刚是在问御幸前辈喜欢的人的类型啦~不要生气~”

“......”一股火憋在心口,不知该往哪里窜。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还没想明白就看到御幸那欠揍的笑。


御幸好整以暇地看着荣纯有火发不出的样子,荣纯此时恨不得把御幸嚼吧嚼吧吃了。

“啊~荣纯同学~这么想对号入座么~”

“......”

“哎呀呀~”

“......”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

“你是脑子烧糊涂么...”

“是啊,烧糊了~”

“......”

荣纯想不到什么反击的话来划伤那厚脸皮,只能别别扭扭装没看见御幸,走了过去。

御幸眼中略过一丝宠溺。

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呆子。
......

后来在一起之后,曾经说过只有糊了眼的笨蛋才会看上御幸的荣纯经御幸提醒想起了这些话,悲愤的他很想找个洞钻进去,远离御幸一也这个大幺蛾子!

评论(6)
热度(74)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