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赤降】慢性接触(一)

1.
输赢已定,赛场上的喧嚣也已平静,观众陆续散场,言语间仍是对比赛的兴奋讨论。

诚凛凭这场比赛名声大噪,而更让人在意的便是洛山的败北,很多人希望看到洛山拿下冠军,但更多人则是想看到黑马撞下帝王,实现大逆转,结果如他们所想。

而比赛双方却没有多余的想法,各自舒了一口气。诚凛众人带着疲惫雀跃的心情回到休息室,有瘫倒在地的,有靠在墙角的,谁都不想再动一下。

降旗也是累的不行,要说原因,比起身体上的累,精神上的紧张有一大半是被震慑出的,根本上还是赤司的气场太唬人,刚上场就被吓得直接在那人面前平地摔。
不过幸好最后大家一起努力赢了比赛,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那个人真的太强了,降旗心有余悸地想着,要是以后再遇到,一定会遇到的吧,都是一年级,三年里不可能不比赛...
降旗莫名叹了口气,被坐在旁边的黑子发现了。

--降旗,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就是想到以后还要再对上洛山就有点......--
黑子立刻就明白了降旗的意思。
--不仅是洛山,还有阳泉,秀德,桐皇。--
降旗听到这些学校的名字,不禁咽了咽口水。
--所以,我们要更拼不是么。--
听到这句话,降旗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我太忧心了,也太不自信了,我明白了。--
结束了对话,降旗的思虑少了不少,只是,那个平地摔还在脑子里不停回放,多么独特的开场白,估计短期内是忘不掉了。

洛山这边是如释重负,赤司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对这场败仗也未说太多,大家都默契十足地不多说,看着队友小心翼翼地样子,赤司笑了,和之前的令人无法接近的笑容不同,这可让队友们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输已是事实,我们需要的是认清现在,然后,继续前进。--
--......--
惊吓过度的队友没一个搭话的。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再整理。--
--......--
好吧,还是不习惯。

......

诚凛众人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了来看比赛的桐皇众人。

出乎意料的,青峰第一句竟是调侃了降旗光树。

--怎么样,对上狮子的感觉,吉娃娃君。--
--......--
这是没反应过来又被青峰吓到的降旗。
--......--
这是剩下的人脑内滑过的六个点。

这个是重点么!
所有人在心里默默吐槽,除了降旗。

毕竟是第一次正面对上青峰,降旗也是紧张的不行,脑内本就在循环着平地摔的场景,现在是无限循环平地摔加上赤司的脸,脱口而出一句话。

--我...我再也不会平地摔了!!--

由于声音太过急切响亮,附近有不少人都看了过来,包括还没走远的洛山队伍。

--噗...--
小太郎没有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到底是怎样啊..太有趣了...第一次看到在球场上平地摔的...小征..你把他吓得够可以的。--
玲央也笑着调侃,赤司微微皱了皱眉,表情似乎是一丝无奈。


降旗一说完就觉得不对劲了,啊啊啊,我刚刚说了什么!

慌乱中,降旗再次失去了语言表达的逻辑。
--啊啊..不是..那个...我不会再摔第二次了!!--

众人凌乱,责备的目光齐刷刷对准了青峰。
青峰也很无语,没想到一句调侃威力这么大。

--噗哈哈哈!!太好玩了!!--
小太郎的笑声不遑多让,生生地把注意力转到了洛山这边。

降旗摸着头发,脸是窘迫的红,抬头,看见了不远处的赤司,该说赤司是气场太强还是降旗太过胆小,意料之中,降旗再次左脚绊右脚,扑倒在地。

--......--
更加凌乱的众人,更加无语的青峰,加上赤司。

青峰满脑袋黑线,想到自己那个比喻,真的是不能更像。

--吉娃...降旗,没事吧..--
一时顺口的黑子扶起降旗,眼前的降旗还在轻微地颤抖,黑子默默地看了一眼赤司就收回视线给降旗拍了拍身上的土。

赤司心中浮起了大大的问号和无奈,对黑子的眼神理解不能。

此刻大家回想起青峰的比喻,觉得果然够贴切,不过问题来了,以后的比赛再遇上洛山,还像今天这样的话,怕是危险了。

--喂..--
--欸?!!--
--......--
--哦..哦..对不起...我..我..--
--没关系。--
--..哦..哦--

冷场满点的对话在周围又刮起了一阵小冷风。

这两个人绝对交流不来,三个学校的人心有灵犀地达成了共识。

洛山准备先行离开,这个时候,赤司冷不丁地开口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降旗...降旗光树。--

又是没头没脑的对话。

因为不同路,所以两个学校没多久也各自回去了。

于是这一天,降旗的脑袋里是两次平地摔的来回播放,真是够了,降旗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试图用睡眠来暂时消除这段记忆,进入梦乡前的画面是那双赤色的冷静的眼眸。

评论
热度(52)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