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赤降】慢性接触(三)

3.

--降旗,你是第一个让赤司君感到无奈的人。--
--...所以?--
--你需要乖乖信守承诺,上场比赛。--
--......--
因果关系在哪里。

黑子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降旗垂着脑袋,苦恼。

--就是这样,这是洛山单方面的请求,我想给你们说一下,同意了,我们就去,不同意也没关系。--

所以,为什么还有练习赛?!

降旗在心底哀嚎。

日向的眼神轻飘飘晃过黑子落在降旗身上。

--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答应就答应吧。--

降旗垂头丧气,哀怨地看了队长一眼。

日向抬起头,嗯,今天太阳不错。

......

今天,降旗上场了。

没有摔第三次。

可喜可贺。

腿抖得也没那么厉害了。

赤司眼里略过一点笑意,转瞬即逝。

上半场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下半场才是真正的激烈。

不过这得在某人不抖腿的情况下。

场上位置变化很快,降旗侧身迎向了赤司。

大抵是球场太光滑,降旗脚底一滑,由着惯性,向赤司扑了过去。

赤司也未料到在移动过程中会出现这种情况,闪躲地不及时,就这么被降旗咚地一声扑倒在地。

全场寂静。

赤司有一瞬间地晕眩,很快反应过来。

降旗不敢睁开紧闭的双眼,真的是,扑什么不好,扑倒了他!

--喂...--
--......--
--降旗光树!--
--啊!!对不起!对不起!!--

降旗急忙地想要爬起来,结果力道掌握不够,再一次地摔在了赤司的身上。

全场还是寂静。

赤司心里有股深深的无力感。

降旗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

--拉我起来。--

降旗听话地拉着赤司的手臂,扶起了赤司。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日向表示这是一个正常的碰撞小事故。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玲央表示这是一个【正常】的碰撞小事故。

比赛继续,只是降旗已经不敢再一口气变化位置了,生怕再扑倒别人。

因为这个理由,降旗也不敢全力拦截赤司了,导致赤司后来每次都很轻松地过掉了他。

比赛是洛山赢,要说这次比赛有什么收获,那就是一个小小的事故留给每个人的联想了。

赤司走出篮球部的时候,看见了黑子靠在墙边。

--赤司君,有空谈一谈么。--

赤司没有说话,带着黑子走到了小道处。

--第一次是不小心导致的,第二次是人为的。--

赤司微微一笑。

--哲也一如既往地敏锐。--

--不是我敏锐,是赤司君太明显了。--

--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

--不知道。--

--试验?--

--大概。--

--赤司君,不管你试验的结果如何,请立刻停止。--

--不可能。--

--他,不行。--

--来不及了。--

黑子顿时没了话语,抿了抿嘴。

--告辞了。--


一路上黑子保持着沉默的状态,中途离队之后回来就一直是这个样子。降旗虽然自己也吓得不清,但还是询问了一下黑子。

--黑子,你,你还好吗?--

降旗脸色不对,话也有点虚。

--我很好,没事,降旗呢?--

--我也..挺好的..黑子!--

--?--

--我..是不是..应该再去给赤司君..道个歉..--

--不用。--

--欸..可是..--

--降旗君放心,这件事我来解决。--
--真的没事吗?--
--嗯。--

降旗长舒了一口气,暂时可以避免再看见赤司了,LUCKY。

黑子担忧地看了降旗一眼,什么也没说。

评论(2)
热度(38)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