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赤降】慢性接触(四)

4.
搞不清赤司的意思是不是自己所想的意思,黑子有些烦躁,不过也十有八九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黑子也是没想明白。

看着不远处那个棕发的温和少年,黑子仔细思考着,性格称得上胆小谨慎,平时和队友之间也相处的不错,关键时候是能协助队友的类型,关键时候......

黑子默默抚额,是本就不应该让他上场么,难道就是那次...

不对不对,赤司不是那么随意决定的人,可见面也不超过三次,怎么回事..

黑子要崩溃了,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不是不允许发生,而是怎么可能。


黑子打算找降旗旁敲侧击地问一下,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的样子,接不上的感觉。

降旗正在那里看手机,可是神情有点诡异,还有些小心翼翼...?

黑子走到降旗的身后,瞄到了手机屏幕。

赤司两个字明晃晃地刺进了眼球。

什么时候的事?!

--降旗君。--
黑子面无表情地叫着降旗的名字。

--啊啊啊...是黑子啊..有..有什么事么。--

降旗捂住手机,心虚得不行。

黑子在降旗旁边坐下来低声问。

--手机,是怎么回事,你们还有见过面?--

说到这个,降旗就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怎么回事?不好说么?--

--也..不是,就前段时间,是碰巧的,我和哥哥好久没见了,哥哥在京都,是我去见的他,就是,在街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就...--

--......--
绝对有事情还没说。

--就是这样。--

--降旗君,我要知道全部哦。--

--......--
黑子笑起来..好..渗人。

降旗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

是在第一次练习赛之后,许久未见的哥哥打电话过来让降旗去他那里玩,于是趁着周末降旗就乘车去了京都。

和哥哥一起游玩是一件愉悦的事情,逛街,买东西,看风景,很日常的流程,也让降旗很开心。

--咦,那不是诚凛那个......--

每次发现降旗的都是小太郎。

赤司看到的画面就是一个稍稍年长的男子摸着降旗的头,笑着在说些什么,降旗也露出了自然的笑容。

为什么对自己就怕成那样。
赤司也知道的,可没见过怕成那样的。

玲央摸了摸发梢。
小猫咪笑了......

实际上他们要去的店就是降旗和他哥在的地方。

--哥,什么时候回去啊,爸妈都想你,我也是非常想你!--
--再过段时间吧,不过也不远了,怎么,没人和你抢电脑,抢篮球不舒服是不是,本来还想买个篮球送给你的,看来是不需要了,唉,也好。--
--欸...别这样...你知道我的..哥..--
--好了好了,一说到篮球就这样。--

--是啊,因为我很喜欢篮球!--
降旗笑容满面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哥哥愣了一下,也笑了。

这个笑容也被洛山的几个人看在眼里,不知被谁看到了心里。

--哦呀,这不是...--
玲央搭在降旗的肩膀上,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突然出现的几个人把降旗吓得不轻,也把哥哥吓了一跳。

--这几个..同学是..--

降旗吞吞吐吐地介绍。

--是以前..打过比赛的..对手..--

原来是比赛的朋友,哥哥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

这个时候玲央搭着降旗的肩膀转过身。
--小猫咪,又见面了~--

--好久..不见..--
--不用这么害怕,我们又不吃人~--
--...是。--
--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打过比赛也是朋友。--
--欸?--
玲央笑眯眯地拿出手机等着降旗。

降旗只好拿出手机和对方交换了号码。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降旗无力吐槽。

玲央满意地收起手机,放开了降旗。

赤司看着这情形也没多问,只是简单的打了个照面,几个人就离开了。

走出去之后,玲央快步走到赤司身边,把手机扔给他。


--降旗君的号码,小征,有什么要和我说的么~--


--没有。--


赤司拿出手机,果断地输入了号码,备注?不需要那种东西。


玲央露出玩味的笑容。


--你要怎么开场呢,明明交换号码的是我,怎么变成赤,司,君了呢~--


--你话太多了。--


--嗯哼~猫咪可是很敏感的噢~--


--走了。--

于是第二天,降旗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陌生号码。


这一看,降旗的魂都吓飞了。


赤...赤..赤....赤司?!


盖住手机默念三秒,打开一看。


不是梦......


【冒然打电话我觉得有些失礼,所以先发一条短信,我是赤司征十郎,收到请回电给我。】


降旗深吸了几口气,还是按下了通话键,拨通了号码。


毕竟不知道拒绝了会有什么下场。


--你好,光树。--


--欸?噢...你好,赤司君。--


话说我们其实很熟么,为什么一上来就叫我名字。


降旗只敢在心里吐槽并不敢直接说出来,他还是想好好打篮球的。


--很抱歉,玲央把你的号码给我了,我想我应该打个电话告知你一下。--


--噢噢,其实,不是什么大事......--


为什么要把号码给赤司君啊....我们....我们其实真的不是很熟的......


--既然有了号码,那我想以后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打电话给我。--


--啊...是...--


降旗又是下意识地答应了。


等到通话结束,降旗迟钝地发现自己好像又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把手机扔在床上,降旗一动不动地COS着尸体,脑子里还在迷茫。


怎么又答应了......


啊....好可怕,一定相处不来....


啧,睡觉。

评论
热度(33)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