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赤降】慢性接触(五)(END)

5.
--打扰到你了么。--
--没!没..没有。--
--其实,最近我有一些事情找不到方向,有些困惑。--
--欸?--
--不知道该找谁问,也许你可以。--
--问我?我..--
--不愿意么。--
--不是...--
--如果你很想见一个人,但是又不能去见他,你会怎么办。--
--......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目前还没有任何关系,不如说现在我需要对我们的关系有一个明确的定位。--
--听起来..好难懂的样子,他是什么人..?--
--目前想更进一步的人。--
--...哪一步?那个...是...他?不是她?--
--是他。--
--......--
降旗: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有问题?--
--没有!呵呵呵.....--
--吓到你了么,好像只要和我接触你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啊!没有没有!对不起!我就是不自觉地...--
--我已经告诉过你,见到我不能害怕不能结巴,嗯?--
--...是。--
--刚刚那个问题,你有答案了么。--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急了....会吓到人的。--
--可是我想尽快知道我在意的原因,也许不久之后,他会被别人发现他的好,所以,我想要很快很快的知道。--
--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
--......--
你在逗我么,赤司君。
--不行么?--
--也不是...你和他应该不熟吧...--
--是不熟,这和我想和他进一步,很冲突?--
--......--
倒是不冲突,可是也不会太理所当然。
--你觉得如果他知道了我的心思,会拒绝我的接近么。--
--......--
--如果他知道了我在想什么,如果我只会让他一个人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会拒绝我的示好么。--
--......--
--怎么不说话,问题很难回答?--
--.........是。--
--那你好好考虑吧,考虑好了再给我回复。--
--啊咧?--

降旗茫然地摸了摸头,眼神有点呆滞。
赤司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他.....是谁?
完全搞不明白!
黑子看到眼神呆滞的降旗,再看到降旗手里的手机,瞬间明了。
这是要撒网了么,黑子有点郁闷又有些不甘心,根本阻挡不了。
呆滞的降旗看到黑子之后,猛地抓住黑子的手臂。
--黑子!--
--有什么事吗,降旗君?--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赤司君他!--
--??--
--啊.....啊没什么。--
--降旗君,请务必告诉我,这个很重要。--
--啊.....赤司君好像....好像喜欢男生。--
--......--
--是不是不得了的事情!是不是!--
--他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
黑子警觉地发现了不寻常。
降旗把刚刚赤司打给他的电话和黑子讲了一遍。
黑子的脸彻底黑了。
看见降旗一脸担心的样子,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迟钝好,迟钝就不会被人叼走了。
--没事,突然脸上有点冷。--
--哦,要小心点,不要感冒了。--
黑子微微一笑。
给赤司?怎么可能。

......
降旗这几天的状态有点异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通话记录上一连串的相同的名字让人胆战心惊。
即使迟钝如降旗,也发现了不对劲。
电话的频率越来越高,问的问题也越来越匪夷所思,有关于“他”的话题也是越来越多,降旗迟钝但是不笨,有的时候会冒出这个“他”是不是自己的惊人猜想,更多的时候是一下就否定这个猜测的,只是,否定的时候总会有一点点的失望,这,正常么。

--什么?!--
--明天,不要迟到。--
--......--
降旗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了,脑子已经乱成球,还要来个大球来添乱,他很想大胆地摇着赤司的肩膀大叫:你到底是想怎么样!不要再来添乱了!

好嘛,去就去。

得知降旗要去赴赤司的约,黑子连CALL了十几遍赤司的电话,无一例外是打空的。这个时候黑子也顾不得存在感这破玩意儿了,使劲地散发着黑气,彰显自己的存在,降旗坐在一旁瑟瑟发抖。
救命,黑子变成真正的黑子了!
--明天,我也去。--
--什么?欸?!--
--保护你。--
--黑子,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能保护好我自己啊,不要担心,赤司...君又不吃人..--
在黑子面瘫脸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
--时间,地点。--
--......--

第二天,在某地等候多时的赤司等来了降旗也等来了不速之客黑子。
--今天的黑子哲也存在感真的不容忽视啊。--
--所以,请赤司君多加小心。--
--你不觉得你的misdirection正在被你的存在感一点点磨灭么。--
--不用担心,短时间内不会和洛山打比赛的。--
......
降旗担忧地看着两个人,这充满火药味的对话再不制止一定会爆炸。
--啊喏,赤司君,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赤司对黑子采取忽视大法,镇定自若地和降旗交谈。
--今天难得空闲,出来感受一下新鲜空气。--
--......--
--失望了?--
--没有没有......--
--其实今天......--
话没说完,谁也没想到,赤司会突然拉着降旗的手跑掉了,黑子呆愣在原地。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

--赤司!停下!--
顾不得礼貌,直呼了赤司的姓氏。
--现在可以了。--
--???--
--我想说,那天的问题,你找到答案了么。--
--不知道什么问题.....--
降旗突然别扭了起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我只会让他一个人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会拒绝我的示好么。--
--......--
--答案呢。--
--不知道。--
赤司嘴角轻轻弯起。
--这个问题很难么?--
--可是我现在很需要答案啊。--

降旗觉得眼前这个人恶劣至极,耍自己很好玩么,可是从来不敢去想接下来的事情,回答了会怎么样,认真了会怎么样,这些可能性统统都是不应该存在的。

--你明明就知道的......--
--我拒绝回答。--

--我想听你亲口说。--
--拒绝...--
--说吧。--
--我说了我拒绝!--

降旗难得大声地对赤司说话,瞪大的眼睛,更像猫了。
--我在向你示好,你接受么。--
--......--
降旗不说话,抿着嘴,表情很倔强。
--那,这样呢。--
猝不及防被拉入怀中,嘴唇上是不容置疑的温度。
降旗的脸一下子爆红,可是挣脱不开。
于是黑子好不容易找到了降旗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
太糟糕了!
赤司觉察到脑后有一阵风靠近,轻轻一侧,带着降旗躲过了黑子的袭击。
--唷,哲也。--
--赤司君,放开降旗。--
--你问他,愿不愿意我放开。--
降旗感觉到腰部的手慢慢地在收紧,偏又挣脱不开。
--降旗。--
--啊...黑子...我没事...--
--......--
降旗君!不要!
--哲也,你可以离开了。--
--赤司君,你害怕了?--
--我想降旗需要一个考虑的时间。--
--所以我可以带他回去慢慢思考。--
--有我在,他会更快更好地思考。--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
--黑子....我...你先回去吧...我可以的。--
黑子不死心地瞪了赤司一眼,依旧被赤司无视了。

降旗揪着赤司胸前的衣服,脸几乎是和赤司是零距离的,是一侧头就能亲吻到的角度。
--这是你的答案?--
--......--
--又不说么。--
在赤司又要侧头的时候,降旗急忙回答。
--是是是!唔...--
所以,不要离猎人太近,也不要相信猎人的缓兵之计,那只是狩猎前最后的仁慈。

在另一边,黑子在网上愤恨地发帖。
#我队的天使被大魔王叼走了,求杀死大魔王的三千种方法!#
......
【中二病已好转】:黑X,洗洗睡吧。


fin...

评论(10)
热度(54)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