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遇见【御泽】

分开两年后的御泽再次遇见,其实爱一直存在,只是彼此都在等待。


【我是不会写虐哒,这个也不是虐,看各人理解吧,我是NO BE的人,所以放心看吧~~】


不承认的分开,不被期待的情感,退缩到幕布背后偷偷地挣扎,看着那个人在观众中间失落,失望,最后放弃,直到离开,咬着牙等到舞台落幕,眼眶里含着的泪蓄满落下。

 

【御幸一也】

 

分开的两年,对我来说,是无法去算时间的两年,我刻意地略过那个笨蛋所存在过的痕迹,有关他的照片我都抽了出来锁在了抽屉里,钥匙扔在鱼缸里,一起买的鱼缸,一起买的金鱼。

 

说老实话,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悲伤,分开的时候也是如此,是我潜意识地在忽视这个事实,即使事情真的发生了,他走的很犹豫,现在想来,那是在挽留,我和他并不是不爱了,是我自以为不能爱了,所以让他走了。

 

我不敢问自己,两年的时间足够我在这个空间里抹掉他的气息他的味道,为什么我还在回忆,答案在心里不停地翻滚,翻滚到让人鼻酸。

 

昨天我出门匆忙,为了赶时间,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一件休闲服穿上了,当我走过街边的橱窗的时候,我发现,那是他的衣服,我们的衣服经常会搞混,一开始还会整理一下分开放,后来就不在意了。

 

他走的时候很匆忙,衣服也收拾得很潦草,凌乱的衣柜静静地杵在那,我一个礼拜都没有去整理那个衣柜,他总是会把衣柜翻得很乱,然后我去收拾,那个时候我只当自己太累不想动了,大概也是借口吧,还是在等他,他会回来。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懂他,我可能真的不懂他,也许懂一点,在棒球上。

 

今天,我打开了那个抽屉,拿出了照片,看着他的笑容,我确定我这两年缺了什么,我缺了他,缺了去找他的勇气,还来得及么。

 

 

【泽村荣纯】

 

我走了,那个混蛋就这么看着我走了,我犹豫了,我等他说出口,是离开还是留下,最后他说尊重我的选择,我恨不得揪着他的衣领一拳一拳地打他的脸,我不知道是不是对他有过多的期待,我爱的他,是我心里的那个他还是站在我面前的他,我自己都模糊了。

 

离开的原因么,很意外,不是家庭,我们好像除了棒球以外就没吵过架,我不知道这正不正常,他或许在退让,在包容我,我很开心很想一直抱着他,一直陪着他,因为我爱他。

 

我期待着他的回应,我想和他分享喜悦,分享痛苦,分享一切的一切,明明在高中的时候,他的性格我一直可以忍受甚至可以无视,义无反顾地去接近他,怎么现在好像不敢了,好奇怪。

 

我是个粗神经的人,可是我不笨,我知道我们心意相通,我依然相信在我离开的那一刻,我们依然相爱,两年,分开的理由我已经记不得了,很可笑是不是,但是真的不记得了。

我总说他是个混蛋,他恶劣,他也说我是个笨蛋,混蛋配笨蛋,仔细想想,还是蛮配的。

 

我经常把勇敢挂在嘴边,包括他在内,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勇敢的,可以勇往直前的,我爱大叫,我爱表现,我爱用一切我所能的方式去表达我的善意和努力和实力,我告诉自己我是勇敢的,我能面对很多困难,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内心,事实是,我天真了,我对着他,对着我爱的那个人,竟然也有不敢说的话。

 

我还在等吧,等什么我也不知道,等他也好,等一个陌生人也好,等吧。

 

 

 

匆匆而过的行人没空理会在车站上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的人。

 

有一个小时了,荣纯坐在那里,安静地不像话。

 

久违的联系,久违的邀约。

 

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两年的空隙,就这样再次见面了,该说些什么,荣纯不知道。

 

你还好么,好久不见,我们很久没说话了吧。

 

不明白。

 

御幸到站下车,一眼就看到了荣纯,他没有打招呼,亦是安静地在荣纯身边坐下。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沉默的空气并未变得沉腻。

 

不知是谁笑了一声,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他们大声地笑着,路过的陌生人奇怪地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两个人,不解地走开了。

 

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什么时候牵在一起的手,不知道。

 

不知道啊,这两年,我们都在想什么。

 

他们连分开的理由都不记得了。

 

再次的遇见,其实还是相信着的吧。

 

彼此互相的等待,是最懦弱的侥幸,彼此跨出的一步,是最勇敢的期待。


评论(6)
热度(3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