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未至深爱,不知人心(二)【赤降】


 

有人问过降旗,他与赤司的关系,意外地,这个人是伊月。

 

降旗惊讶于前辈的敏锐,也在回忆着是不是自己哪里暴露了,其实并不会觉得有多恐慌,前辈没有问太多,给了降旗一个安心的微笑,降旗有些不好意思,带着一点点愧疚,因为隐瞒了这件事,这段时间的状态不太好,让前辈担心了。

 

而让降旗有些疑惑又有些庆幸的是,黑子没有来问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黑子比自己了解赤司要更多一些,也清楚赤司的性格,所以对于自己和赤司的这个决定,降旗摸不清楚黑子会是个什么态度。

 

赤司前几天和黑子通了电话,告知了这件事情,黑子的反应在赤司预料之中,基于礼貌,黑子没有直接反对这件事情,但话语中的不赞同却是实实在在的。

 

意思很明了,降旗的生活很简单,自己的生活是和降旗相对的。

 

简单粗暴的划分,无法反驳。

 

明确的得不到预想中的答案,黑子挂断了电话,皱着眉,消化着这个电话带来的冲击。

 

消化不良,有些糟糕。

上课的时候,降旗心不在焉地听着老师的讲课,脑子里装着一团乱麻,惊讶,惊喜,惶恐,茫然,还有一丝丝甜蜜,五种情绪,都来自于同一个对象,惶恐和茫然占据着主导地位,那一丝丝的甜蜜都带上了不确定。

 

降旗不明白应该用怎样的词语形容这复杂的思绪,直到课间,降旗已经是思考过度,趴在桌子上,头对着窗外,天很蓝,云很透,心里很乱。

 

下午的训练,降旗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在黑子看来,这个平常有点不平常,可是黑子并没有决定去挑明这件事,虽然担心是存在的,说到底,自己也是旁观者,给不了真正的意见。

 

训练结束回家的时候,降旗主动地给赤司打了电话。

 

无人接听。

 

降旗没有再打第二次。

 

收起手机,没有拖延更多的时间,趁着夜色回了家。

 

洗了澡,正擦着头发,手机响了。

 

有过期待是赤司的电话,屏幕上【黑子】两个字断了这个期待。

 

==喂?降旗君,有打扰到你么?==

 

==啊啊,没有,刚刚洗完澡,在擦头发,这么晚了,黑子,有什么事吗?==

没有做好准备面对黑子,只能小心翼翼地发问。

 

==降旗君,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听见了一声小小的叹息,降旗心里更加摸不清底了。

 

沉默了半晌,降旗闷闷地嗯了一声。

 

==能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么?==

 

==那次比赛......==

 

黑子也猜到了这个答案。

 

==我知道了,我没有要责怪降旗君的意思,别这么小心翼翼,这不是什么对或错,你不需要这样。==

黑子轻缓的语气让降旗没有那么焦躁和低落了。

 

==我很害怕,很茫然,但我又很开心。==

 

==我很担心你。==

 

听到黑子这句话,降旗突然笑了。

 

==我没事的,不就是谈恋爱嘛,我就是,就是不太懂,真的,不懂。==

 

声音越来越低,黑子差点就听不清降旗在说什么了。

 

==降旗君很好哦,你记得这一点就够了。==

 

==黑子,谢谢你,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我很在意你的态度,也许是你和赤司君认识的比较久吧,我很在意你的看法。==

 

==还是那句话,比起赤司君,我更担心你。==

 

==放心啦,我会小心的,也会努力的,哈~==

 

==嗯,不早了,晚安。==

 

==晚安。==

 

挂断了电话,降旗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那种茫然始终没有消去,而直到第二天中午,手机依然安静地躺在口袋里,没有来电提示。

 

降旗有点失落。

 

该怎么办呢,好像自己真的不太会。

 

 


评论
热度(21)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