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莫名其妙(三)【御泽】

 

 

最近,荣纯觉得自己看到御幸没有那么冒火了,虽然还是有一点啦,荣纯想了一下原因,嗯,可能是饮料太好喝了。

 

其实荣纯是想不通的,御幸为什么这么喜欢调侃自己,甚至频率上升到了每日三餐,课间,只要碰到就会调侃,荣纯也告诉自己虽然自己不把御幸当前辈,但是该死的,他就是前辈,不能太过计较这种事情。

 

不过,一直这样被调侃加毒舌,脾气再好的人也要疯了,何况是荣纯这藏不住的脾气。

 

==御幸一也!你够了!每天都要给我挑刺!你很闲吗!==

荣纯是真生气了,眼神都不对劲了。

 

御幸一噎,没想到会来这么一个粗暴蛮横的直球。

是真生气了,御幸的心头涌上了一点愧疚感和一点说不清的兴奋感。

 

==我知道我是笨蛋!啊呸,就是热血了一点!你也没必要天天给我上料啊!逗我很好玩吗!==

 

==感觉还不错。==

糟了,不是想说这个。

 

御幸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荣纯听到这个话,已经要达到暴走的边缘了。

 

御幸这个时候看清楚了荣纯的眼神,很亮,有不甘有失望有一丝委屈。

 

御幸的脑子里诡异地冒出了一个想法:他怎么没有哭。

 

于是嘴巴里就这么问出来了。

 

==我为什么要哭?!你什么意思!==

 

==啊啊,抱歉....==

 

御幸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局面失去了控制。

 

==总之,御幸前辈,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我分不清。==

 

突然严肃的语气让御幸惊讶了一下。

 

==再被你这样打击,再怎么去无视,我总归会听进去一两个的,所以,请答应我这个请求!除了棒球以外,请不要说这些了!==

 

御幸不知道要解释什么了,说自己没有恶意,说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说什么都是废话。

 

==好。==

 

就是无关紧要的一件事么,我答应。

 

从这之后,御幸真的开始注意了,可注意了以后,发现,没什么话可以和荣纯聊了,除了棒球。

 

也对,本就是棒球部的,除了棒球,也没什么好聊的了。

 

荣纯意外于御幸的守信,然而......

 

==御幸前辈!午安!==

 

==哟,午安。==

 

==......==

御幸等着荣纯开口,结果等到的却是【我先走了】这句话。

 

御幸郁闷了。

 

这种对话出现了几天之后,荣纯惊恐地发现,那个请求生效之后,两个人之间根本完全没话说了,除了例行问候。

 

荣纯蹲下来抓了抓头发,悲催地发现,自己可能是一个M。

 

怎么会觉得那个混蛋突然正经了不损自己了好不习惯!

 

【我一定是秀逗了!】

 

脑内飘过几个大字,荣纯欲哭无泪。

 

M就M吧。

 

可是也不好再去和御幸说:啊,御幸前辈,我果然还是希望你每天损一损我,这样我就会舒服啦!

 

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啊啊啊!!我果然是笨蛋!!!==

荣纯蹲在走廊里哀嚎,幸好人不太多,不过回头率是百分百。

 

==哟,笨蛋终于有觉悟了?==

 

荣纯抬头一看,不是御幸一也又是谁。

 

==啊!御幸一也!==

 

==啧,又不加敬语。==

 

==御幸前辈!!==

 

==小声点!吓我一跳。==

 

==请你以后继续损我吧!我不会反抗的!==

 

==......==

这是,脑袋被门挤了?

 

围观的同学们表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

 

御幸差点被口水呛到。

 

荣纯表情坚毅地看着御幸,把御幸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是你说的。==

 

御幸笑的意味不明,荣纯不明所以,也没多想。

 

笨蛋,果然是笨蛋,御幸恶劣地笑了。

 


评论(6)
热度(3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