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莫名其妙(四)【御泽】

 

事实证明,反射弧这东西从某一方面来说也能来比对智商。

 

窝在被子里的荣纯面露菜色,除了闷,就是发现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个不小的坑,那天最后的画面是荣纯熟的不能再熟悉的御幸的笑容。

 

【我果然是无可救药的笨蛋!!!】

 

仓持怜悯地听着被子里传来的哀嚎声,虽然很可怜荣纯的处境,但是这个时候应该有的必须是看热闹三个字。

 

回忆起白天和御幸的对话,仓持细细体会了一下,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信息点。

 

==那个笨蛋,是被你整疯了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么~==

 

==你在逗我?==

 

==哎呀,被你发现了~==

 

==滚,说真的,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泽村不放。==

 

==他是投手,我是捕手,就这样。==

 

==也没见你有多关心降谷,敷衍也敷衍的有技术一点。==

 

==感觉你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的样子啊......==

 

==那个笨蛋在宿舍都快郁闷死了,为了宿舍的和谐,我总得了解一下始作俑者,也就是你,对笨蛋做了什么事,笨蛋是说不清的,所以,我来问你。==

 

==我也不知道......==

御幸撇了撇嘴,眼神有点飘。

 

仓持觉得自己看见了新大陆,不对劲啊喂,这家伙也会有这种表情,明显地写着【青春期的烦恼】几个字的表情。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重点是让这家伙露出这个表情的对象有点偏离轨道啊。

 

仓持再次看向那个蚕蛹似的被子,越琢磨越惊悚。

 

喂喂,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顾不得幸灾乐祸,现在的仓持只剩下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情。

 

笨蛋一定会崩溃的,这种需要死N个脑细胞来处理的关系......

 

转念一想,搞不好,笨蛋很迟钝,笨蛋也有相同的感觉,只是还没有被发掘。

 

这个想法让仓持的面部表情裂了。

 

仓持默默地给荣纯点了一筐蜡烛,对着裹着被子的荣纯无声地说了几个字:自求多福。

御幸已经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寻常,尤其是对着荣纯的时候,虽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仓持贴上了青春期烦恼的标签,但御幸自认为对于不寻常的情况能处理好。

 

自以为的事情总会遇到变数,而这变数就是每次看到荣纯的时候,就会挪不开眼。

 

这笨蛋眼睛还蛮好看的。

 

笑起来也不错,不知道哭起来会怎么样。

 

暖洋洋的,抱起来应该会很舒服吧。

 

......

 

御幸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时的御幸有了和仓持一样的感觉。

 

这已经不是偏离轨道了,这是直接换轨道了。

 

而且不是突然换轨道,是一开始。

 

御幸很快调整了过来,反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搞清楚了这段时间的异常,搞清楚了内心的想法,现在只剩,好好的去实现这个想法。

 

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出现在御幸的脸上,和比赛场上的笑容有些类似。

 

既然确定了,那就是了,给过逃跑的机会,浪费了就没有第二次了。

 

荣纯打了个冷颤,又打了个喷嚏。

 

估计是感冒了吧,荣纯蔫蔫地爬了起来,喝了点水,又爬回去睡了。

 

早上的时候,荣纯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训练场。

 

小春担忧地问着情况,荣纯打着哈哈,只说自己有些感冒,没有睡好。

 

这确实是一个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准备入睡的荣纯,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御幸那张脸,然后就睡不着了,即使闭着眼睛,还是挥之不去,凌晨浅睡了一两个小时,御幸也出现在了梦里。

 

这种东西怎么能说出口呢!!

 

丢死人了!!

 

话说为什么那个混蛋在梦里都阴魂不散啊!!!!

 

荣纯彻底崩溃。

 

御幸看见荣纯的黑眼圈之后,了然地笑了。

 


评论
热度(3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