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未至深爱,不知人心(三)【赤降】

 

赤司生病了,是普通的发烧,但是烧的有些厉害。

 

被强制着休息了半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身体状态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只是稍微还有些低热。

 

因着不容置疑的态度,赤司还是上了下午的课。

 

课间,赤司打开了手机,看见了几个未接来电,除了队友的名字,便看见了光树两个字。

 

打过来的时间是昨天晚上。

 

赤司直接回了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是本人。

==喂?赤司君?==

 

==光树,是我,昨天我身体不太舒服,今天看到了你的未接来电,就回电了,有打扰到你么。==

 

==啊啊,没有没有,身体不舒服吗,发烧,感冒?还是训练的时候受伤了?!==

一听到生病这几个字,光树就顾不得之前那一点点失落了,只紧张地询问着。

 

==是发烧,不过已经没事了。==

 

==噢,那就好,不过,你是在教室吗,感觉有点吵,你还在上课?不接着休息吗?==

 

==没必要,现在的状态不影响上课。==

 

==欸,发烧很难受的,还是多休息休息吧,我以前有一次直接在跑步的时候晕过去了,把老师吓得够呛,后来发现我是烧糊涂了,发烧很难受的,你,还是再休息一下吧。==

 

赤司沉默了几秒。

 

==抱歉,昨天没给你回电话。==

 

降旗听到了这个道歉,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以后,降旗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事啊,有什么好道歉的,原因你不是已经给我解释过了么,我知道的。==

 

==好像,我没有给你太多的准备时间。==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降旗却听懂了。

 

==那也是我答应的,赤司君。==

 

==光树......==

 

==嗯?==

 

==我希望你不要怕我,试着把我当交往的对象。==

 

降旗抿了抿嘴巴,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

 

==好。==

 

 

好。

 

我会努力的。

 

后面的半句话没有说出来,降旗知道赤司说的是事实,自己确实还不能够真正的把赤司当作交往的对象,而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在逃避这个事实。

 

所以,交往到底应该怎么做。

 

恋爱应该是什么。

 

似懂非懂,无法更懂。

 

 

手指轻轻擦过手机屏幕上的名字,重复了几次,赤司收起了手机,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只是眼神里多了些情绪的翻动。

 

内心的选择是正确的,如何走下去,这是必须要一直摸索和考虑的问题。

 

慢慢来吧,总得要让光树认清交往的事实。

 

这个前提,如果没有,会很难继续下去。

 

赤司难得揉了揉眉头,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降旗有仔细地想过赤司说的话,也在想自己的态度,想着想着,脑子里就会出现告白的那天,赤司微笑的样子,虽然很浅,但是降旗清楚地看到了。

 

很好看的笑容,自己以前一直没有见过啊,这个人,也能笑得这样好看。

 

后来的事情,降旗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最后一句话。

 

【和我交往吧,降旗光树。】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也记不得了,大概是脸红得什么都说不出,又或者是下意识地说了好,也可能是微笑着答应了,带着慌乱。

 

同学的声音将思绪抽回。

 

==降旗君?降旗君?==

 

==欸?啊,抱歉,走神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看降旗君你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笑得有点可爱,是想到女朋友了?==

降旗是真的脸红了。

 

==哈....哈...别开玩笑了,我没有女朋友哈...==

 

结巴的样子让同学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推测。

 

==好吧,看样子还是个秘密对象啊~降旗君~==

 

同学调侃的口气让降旗略微有些窘迫,摸着头发,只傻笑。

 

也不是真的想一问到底,同学调侃了几句就回座位了。

 

降旗暗自松了一口气,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脸。

 

我笑得很可爱?

 

真的吗?

 

幸好幸好......


评论(6)
热度(25)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