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莫名其妙(六)【御泽】

【今天我觉得自己甜飞了,所以晚上继续~~】


 六

 

不过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即使荣纯拼命想让自己忘掉那天晚上的场景,可实在是忘不了,越想忘记,那让人心惊的眼神让人僵硬的声音就越是一遍一遍在脑内循环,一次次迫使自己想起了当时的感觉。

 

脸红的不行,心跳得很快,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期待是什么鬼!!!

 

荣纯的脑子已经当机,对着御幸的手套投了几个水平失常的球。

 

御幸跑到荣纯身边,一脸的茫然就这么映入了御幸的眼中。

 

御幸心情也是复杂的,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是公私分明,干脆利落地提醒荣纯,一想到荣纯今天这个状态是自己引起的,那种愧疚夹杂着兴奋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反而没了立场去提醒荣纯,但投手和捕手这个关系是不能忽视的,练习赛还在继续,御幸压下了情绪,严肃地提醒荣纯迅速调整状态。

 

荣纯并没有茫然太多时间,坏球把自己的思绪拉回了球场,听到御幸严肃到让人害怕的声音,荣纯立刻清醒了,不过还是瞪了御幸一眼,是控诉。

 

御幸假装没看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荣纯深呼吸了几下,没过多久就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练习赛顺利地结束了,荣纯又回到了赛场上那时的茫然状态。

 

脑袋被【期待】两个字撞击了,心脏被【那个混蛋】四个字碾压了。

 

暂时可能回不来了,神智。

 

就连一向天然的降谷都发现了荣纯的不对劲,因为没有处理这种情绪的经验,降谷只能带着满肚子的困惑问了一下小春。

 

小春尴尬地笑了几下,含糊其辞。

 

其实也猜到了御幸前辈是个什么意思,就是太不可思议了,就目前来看,还是别让更多人知道了,不然,荣纯君一定会崩溃的。

 

小春满含担忧地想着,根本无法干预啊,这两个人的事。

 

御幸难得的没有故意去堵荣纯,良心发现的可能性太低,确实,御幸在思考的是,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再暗示几次,看他今天的神态,也不是没有感觉的样子。

 

荣纯已经对看见御幸这件事习以为常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

 

==昨天的事.....==

御幸先说话了,直切主题。

 

==昨天什么事!我不记得了!==

荣纯立刻否认了,必须否认,一定得否认!

 

==那你今天投球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御幸直接无视了荣纯的否认。

 

==什么都没想!话说你又想干什么!我要回去睡觉了!==

 

==昨天晚上....==

 

==喂,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不记得了!==

 

==我记得。==

 

荣纯一噎,半晌没出声。

 

==那又怎样,记得又怎样,不记得又怎样,我就是不记得了。==

 

==如果我一定要让你记得呢。==

 

==队长大人,你不要太过分!==

 

御幸往前走了一步,荣纯直接后退了几步。

 

==你在怕我。==

 

==没有!对,我就是怕你!==

 

御幸心里满是无奈,反效果了啊......

 

==那你想怎么样呢。==

 

御幸投降。

 

==离我五米远!从现在开始!==

 

==驳回。==

御幸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快速几步走到了荣纯的面前,抓住荣纯的手。

 

==喂!你干什么!放开!==

 

==不放。==

御幸一使劲,把荣纯拉进怀里。

 

荣纯被吓傻了,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激烈的挣扎。

 

御幸的力气比荣纯大,所以荣纯挣扎失败。

 

==嗷!御幸一也!你属狗的啊!很疼欸!!==

 

御幸一口咬在了荣纯的脖子上,不轻不重的一口。

 

==你到底想干什.....==

 

他在干什么,荣纯的魂被彻底震飞。

 

御幸咬了一口之后,又在牙印上轻轻印下了一个吻。

 

这次御幸没有直接就放开荣纯,静静地抱了一会儿。

 

荣纯咽了咽口水,发现事情好像已经失控了,这剧情这走向,这开什么玩笑?!

 

==你.....==

 

==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

 

==并不是一时冲动。==

 

==......放开。==

声音有点发抖,还有些紧张。

 

御幸听话地放开了,荣纯立刻捂住脖子,跑回了宿舍。

 

看着落荒而逃的荣纯,御幸的心情也忐忑了起来。

 

是不是料下太猛了......


评论(2)
热度(4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