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莫名其妙(七)【御泽】

 

 

现在,周围的人所能看到就是泽村荣纯同学一看到御幸一也前辈就会跑掉的场景。

 

御幸推了推眼镜,没有说什么,镇定自若地穿过了走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无视了周围的一些议论。

 

牙印已经消去,荣纯可以刻意地当作没有出现过这个牙印,但最不妙的就是留下那个牙印的人不会消失,而且留下的不只是牙印还有那个吻。

 

这下子就算是再迟钝,荣纯也意识到了御幸并没有单纯地仅仅把自己当成一个后辈,而是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可以交往可以追求的人。

 

男生和男生?

 

御幸一也是吃错药了吧。

 

荣纯思考的并不专注,因为只要一思考这个事情,脑子里就会闪现很多御幸的画面,击出安打的帅气姿势,目光坚定给自己比出暗号的手势,投出好球之后对自己那一两句稀有的夸奖,还有叫自己笨蛋时候那玩笑似的笑容,一幕一幕像过电影一样,最后浮现的画面是那次被压在墙上被叫笨蛋的场景,微微吐出的热气化作耳朵上的热度,那刻意放低的声音意外得好听,叫自己不能反应......

 

荣纯突然用手摸了一下脸。

 

烫。

 

心跳加快。

 

【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并不是一时冲动。】

 

那么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

 

搞不明白啊......

 

可是自己的反应也很奇怪......

 

与其说抗拒不如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御幸,如何面对自己这几乎诚实的反应。

 

难道,我也是有感觉的吗?

荣纯越想越咬牙切齿,那个混蛋眼镜,搞这么多弯弯绕绕,目的就是这个么。

 

好想打人。

 

打某个困扰了他几个月的罪魁祸首。

 

这边御幸实则也是不安的,出招有点草率了,但是招都出了也就收不回了,只能看荣纯的反应了。

 

烦躁。

 

依旧是训练结束,荣纯又一次堵住了御幸。

 

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御幸,什么也不说。

 

御幸的心情愈发忐忑,这是要作甚。

 

荣纯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

 

==欸?==

 

==我必须承认,我对你有那么一丢丢一丢丢的不一样的感觉。==

 

御幸听到这话,说自己完全不高兴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这并不代表前面几个月你毒舌我的事情我就可以不计较!==

 

==那你是答应了?==

 

==没有!==

 

==这样啊......==

 

御幸故作残念,下一秒却说出了让荣纯吐血的话。

 

==可是知道了你对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要怎么做把你的一丢丢变成百分之百呢,KISS?==

 

==做梦!休想!==

荣纯气急败坏地叫了出来。

 

==再次驳回。==

干脆利落地拉过某人直接亲了下去。

 

! ! !

 

亲了大概有十几秒吧。

 

亲完之后御幸舔了舔嘴唇,趁着荣纯呆愣的时候,又亲了一下鼻子。

 

==现在感觉...怎么样。==

 

荣纯咽了咽口水,推开某眼镜,头稍稍垂下,可以发现,耳根是红的。

 

御幸没有放开荣纯,反而抱得更紧了。

 

==现在有百分之多少。==

 

==......==

 

==不到百分之百,我不会停下来的。==

 

说罢,御幸侧头想要继续亲吻,荣纯一偏头,御幸亲在了脸颊上。

 

==我要继续了。==

 

==有!有!够了!==

 

荣纯现在只想让某人赶紧放开,于是直接就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那,明天见。==

 

御幸放开了荣纯,荣纯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了宿舍。

 

我是不是又干了什么蠢事......

 

爬上床的荣纯蒙住头,不愿再动一下。


评论(11)
热度(46)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