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未至深爱,不知人心(八)【赤降】

 

降旗隐约地知道赤司在想什么,自己也在思考是不是自己的要求不太合理,虽然赤司并没有言说。

 

公开关系这个事情,降旗不是没想过,只是一旦在脑内想象出公开之后的结果,降旗就不再去考虑这件事情了,因为想象太可怕,变成现实的话,真的不敢想,每次和赤司见面的时候,遇到旁人,自己都会无意识地想逃跑,但是手臂会被赤司抓住,挣不开,只能做好心理建设,忽略周围的人以及投过来的目光。

 

赤司不说不代表降旗不明白,不说不代表赤司默认了自己的这个要求,降旗有点苦恼,那,难道就真的要这样公开关系么,交往了大半年,没出现过什么大的问题,但就着赤司本身的人气和身份,这种公开一定是大爆炸,而且绝对不会是烟花,是炸弹,会灰飞烟灭的那种。

 

一定会是人间惨剧的。

 

降旗越想越害怕,有面对狂风暴雨的心理准备和亲身经历狂风暴雨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赤司想要公开。

 

该不该回应他这个要求。

 

现在还不知道。

 

==降旗,最近你运球的速度好像有变快一些,动作也比以前更流畅了,是有自己偷偷练球吗~==

 

==啊,那个,是。==

 

==欸......不会是偷偷找人开小灶吧~==

 

==怎么...可...可能啦,就是我自己偷偷练的哈...哈哈....==

 

==好吧,不过效果挺不错,继续加油!==

 

==是!==

 

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的几个人都猜得出是谁了,猜不出的也没多在意。

 

黑子是第一个看出来的,那个动作和运球的方式,带上了一点那个人的影子。

 

感觉不太像赤司做出的事情。

 

黑子看着在球场练习的降旗,觉得降旗有哪里不太一样了,人没有以前那么胆小了,说话也有了些自信,精神状态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这变化,挺不错的。

 

只是这样的好的变化还不足以打消黑子对这对恋情的担忧。

 

 

玲央真正的接受了赤司喜欢男生的事实,开了几天的小差,终于想明白了这个事情。赤司说过想过公开,但是那个男生并不希望太早公开,所以赤司就这样把想法压了下去。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课桌,玲央有预感,赤司快要等不住了,也可能有意外,万一赤司的耐心被对象调教好了,能忍到毕业也说不定。

 

不能分享秘密真的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玲央郁闷至极,扯了几根头发下来,才后知后觉地喊痛。

 

看着手里的头发,玲央突然想到,既然赤司不肯说是谁,那自己也可以去嗯...问一下嗯。

 

没有八卦的意思,绝对没有。

 

可是我要去问谁呢......

 

这个时候玲央想起了去年那场比赛,根据赤司所说两个人至少已经交往半年以上了,往前算了算,似乎是和WC有关系,要说记忆深刻的几个比赛,除了秀德就是诚凛了,不会吧......

 

不会是......

 

这两个学校里的人吧......

 

呵呵,怎么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也有可能是我们学校的对不对?

 

额,赤司好像透露过是外校的。

 

难道真的不是秀德就是诚凛?!

 

话说,应该不会是主力,从赤司的话里可以发现那个男生其实对于这件事情是有些惶恐和害怕的,而且像【他很好】这几个字,应该带有赤司主观的感觉,可以看出他也许是闪光点不怎么明显的人,需要相处之后才会发现闪光点。

 

此时玲央的脑子里扯出了一个画面,那个被赤司吓到摔跤的一年级。

 

呵呵.....不要告诉我....

 

这个时候,玲央莫名地想冲赤司吼一句:你怎么忍心下手的!!!

 

赤司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电话里的降旗担忧地询问是不是感冒了,赤司安抚了一下降旗,表明自己只是不小心鼻子痒了一下而已。


评论(11)
热度(15)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