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原本就是这样(一)【月山】

【不写BE,绝对HE,没有大虐,只有恋爱道路上的烦恼和小作死,都是能够解决的问题,放心大胆地食用⁄(⁄ ⁄•⁄ω⁄•⁄ ⁄)⁄,今天赤降更会晚一些,一会儿要熄灯,爪机码字会慢一些_(:з」∠)_】


月山


 一


山口一直跟着月岛,从儿时到现在,上了同一所高中,一起进了排球部。山口很崇拜月岛,觉得月岛什么都是好的,山口担心月岛会不会嫌自己跟在他后面很烦,可月岛一直都没有说什么,默认了这个事实,山口的担心也逐渐变淡了。

 

山口并没有觉得自己对月岛抱有如何如何特殊的感情,纯粹地把这个人当成自己的目标当成前进的动力,月岛的一句别扭的夸奖,一句不轻不重的责备,都能轻易地影响山口的情绪,或是积极,或是消极。

 

而这平衡的一切被月岛突如其来的疏远打破了,山口很奇怪,阿月为什么,这是讨厌自己了?怎么办,阿月是真生气了吧,可是自己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有点搞不定啊。

 

月岛在怀疑自己。

 

脱离了自己可控制的情感范围,还不是瞬间或突然,而这脱离的因素就是山口忠。

 

月岛默认山口的跟随,也真的把山口当朋友,说句竹马都不过分,自己一向是冷淡的态度,不论对谁,朋友也不多,高中之后虽然多了排球部的队友和同学前辈,但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也是山口,很不可思议,生病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山口,有时山口收拾东西稍晚了一些,月岛也会因为找不到山口而心情欠佳,等到人之后就迈开步子直接走,听到山口在喊才会放慢脚步,心情依旧不好,却比之前好了一些,诸如此类的场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已经成为月岛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意识到山口在心里的份量不止于此,是一次很普通的三对三训练,山口和自己打出了一个很好的配合,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夸奖让队友都愣了一下,更何况山口了,只不过山口这次笑了,眼神亮亮的,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的微红,月岛推了一下眼镜,默默地回到自己的站位,那一瞬间,月岛看着山口的笑脸脑子里想的竟是伸手去摸山口的头发还有他的脸,心里不是一点半点的震惊,当然从面上是看不出异样的。

 

月岛不迟钝,但这样的联想还是陌生的,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月岛发现自己对于山口有了不一样的认知,一直知道山口喜欢叫自己阿月,月岛也是默认的习惯的,一直知道山口的声音没有一般男生那样的自信和元气,月岛也不会去要求山口做出什么改变,现在,山口每次用这样的声音叫出阿月的时候,月岛会觉得这样的声音和小动物一样,会有一些可爱,有着特殊的亲昵,回头再看这样的山口,月岛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往一个不得了的方向倾斜,偶尔甚至会出现某种笃定的预感。

 

山口不知道月岛的这些内心纠结,两个人认识这么些年,自己也不会去过分关注月岛想什么,没有勇气是最大的理由,即使很想去关心。

 

今天阿月又这样了,自己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里惹阿月生气了,山口也有些难受,拽着挎包的带子,默不作声地跟在月岛后面走着,两个人一路无言。

 

月岛的此刻的心情是烦躁的,山口被自己的情绪影响了,这一点让自己更烦躁了,在意得有些过头了,让自己看上去就像在无理取闹。

 

就算不是无理取闹,月岛想过和山口解释自己的情况,一想到自己对于山口的联想,月岛就闭紧了嘴巴,让自己离山口远一点,这不是一个好办法,不过只能这样了。

 

这算什么。

 

山口慌了,阿月到底在想什么,已经讨厌到不想和自己说话了么。

 

==阿月!==

 

月岛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

 

==阿月你....是不想和我说话了么。==

 

【不是。】

 

==我是有什么地方...惹阿月生气了?==

 

【是我自己。】

 

==阿月,你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能对你说什么。】

 

山口没有得到一句回复,心里难受得很,说了一句告辞,第一次越过月岛独自回家了。

 

月岛看着山口的背影,表情略纠结,刚刚本能地要去拉山口的手,克制住了。

 

难道只有这一种方法了么。


评论
热度(31)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