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未至深爱,不知人心(十三)【赤降】

【这次的不太欢脱_(:з」∠)_有点严肃了,不过还是放心食用⁄(⁄ ⁄•⁄ω⁄•⁄ ⁄)⁄】

十三

 

对于两家队长的恋情,各自的队伍里,除了新进的后辈,其余的多多少少嗅到了一点苗头,也因为这是队长的私事,所以也只会在私下里讨论一下,但并不会传的太开,这样算下来,两个人是处于半公开的状态。

 

降旗对这样子的情况已经不会有害怕或者抗拒的心理了,顺其自然是自己现在的态度,如果真到了要真正公开的时刻,自己也相信那个人会和自己一起面对,这是不用去怀疑的。

 

即使是处于半公开的状态,也会存在对于这方面很迟钝的家伙,尽管是同级。

 

赤司如愿和降旗在WC的赛场上相遇,两个人都很冷静,而降旗或许是比赤司会要热血沸腾一点,放话的时候降旗的语气明显更兴奋一些,赤司和往常一样,除了一点,赤司居然体贴地问了降旗的身体状况,场上的知情人士表示完全不意外,不知情人士表示自家队长怎么画风突然变了,确定是对手?

 

火神一脸惊讶地指着赤司,然后发现黑子对于这个场景竟是没有惊讶,表情,似乎有些不爽。

 

==黑子,赤司这是在干什么?!==

 

==哦,一种手段吧。==

 

==原来如此,阿降不太容易看得出,一会儿我们一开始就先攻过去吧!==

 

==正有此意。==

 

火神一点都没有怀疑黑子的话,对赤司的印象直接减分了,虽然好像并没有太怎么好过。

 

火神秉承着不能让队长被赤司骗的想法,比赛全程,除了降旗就是火神对上赤司的次数多,赤司其实也有一点疑惑,在看到面无表情的黑子之后,瞬间了然,原来根源在这里么。

 

赤司依旧发挥了实力,带领着洛山,拿下了冠军,诚凛输掉了比赛,场上的氛围不至于死气沉沉,也是失落的,最先整理好情绪的是降旗,作为队长,这是必须要支撑起来的。

 

==恭喜了,阿征。==

 

==我们不分上下,这是一场让我酣畅淋漓的比赛。==

 

==这是我们在赛场上的最后一场比赛,以后就没机会了,真的很想再多打一会儿......==

 

降旗哽咽了,也没有再说下去的力气。

 

赤司还是摸了一下降旗的头。

 

==光树......==

 

这个动作让降旗彻底留下了眼泪。

 

降旗很快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赤司握手,在赛场上告别。

 

三年,真快。

 

就这样结束了,可也是不会后悔的三年,遗憾的也会过去。

 

下场之后的降旗让其余队员先离开了,黑子想留下来陪着降旗,也被降旗婉拒了。

 

等到降旗收拾好心情出休息室的门的时候,就发现了在门外的赤司。

 

==你怎么在这里......==

 

==知道你的情况,所以我就过来了。==

 

==我真的没事哦,虽然会很失落,明天就会重新振作的,不要小看我。==

 

==光树,你看重比赛也不看重比赛,你在乎的是这三年。==

 

==你果然都知道......==

 

赤司没有接话,抱住降旗,把降旗的头轻摁在自己的肩膀。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了压抑的哭声,肩膀一片濡湿。

 

赤司吻了几下降旗的头发,沉默着陪着降旗,让降旗发泄出来。

 

降旗哭得很厉害,这时候能有一个人让自己尽情地哭出来是多么的安心,幸好,有这么一个人,而这个人是对手,是恋人。

 

过了许久,赤司和降旗一起离开了比赛场馆,出了大门口,降旗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等着的黑子。

 

降旗很惊讶。

 

==黑子,你,没有回去么?==

 

==降旗君情绪不太对,也许会花一点时间整理,估摸着出来的时间不会太早,就想在这里等一下降旗君,毕竟一个人,不是很安全,现在,是我多虑了,多谢赤司君。==

 

赤司接下了黑子的感谢。

 

==不过现在降旗君要和我一起回去了,赤司君,我们不同路。==

 

==哲也,麻烦你了。==

 

==不用。==

 

降旗离开之前,给了赤司一个拥抱。

 

==谢谢你陪我。==

 

赤司摇了摇头。

 

==不需要说感谢,我很高兴,你对我的信任,所以,不要说谢谢。==

 

==好,下次见,阿征。==

 

==好。==


评论(4)
热度(15)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