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原本就是这样(三)【月山】

【这种时间点更新只说明一个原因,今天木有熄灯⁄(⁄ ⁄•⁄ω⁄•⁄ ⁄)⁄】


现在是轮到山口整日发呆,心神不宁了。


那天月岛的话还在耳边回响,那个不可思议的表白让山口这些天都无法专注地学习打排球了。


月岛知道说出口之后会让山口有一些困扰,只不过没想到这困扰已经这么大了,月岛怀疑自己挑明了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可是假设是无用,已经说了出来,那就做好面对一切结果的准备。


现在山口每次想躲开月岛都是失败的,虽然月岛没有说一定要自己说个所以然怎么样,但是这既刻意又无意的堵人行为,就算山口再迟钝,也明白了月岛的意思。


连这每天日常回家的结伴而行也让山口不知所措起来,月岛还是以前的样子,很奇怪,学校里月岛变得很反常,反而回家的时候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我知道这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我希望至少这一段路的时间,能让你不那么紧张。==


==我......==


==是我急躁了。==


山口默默地摇了摇头,其实是自己心绪被扰乱了,想起了许多和阿月在一起的场景,变得摇摆不定,磨磨蹭蹭地思考,一直没有明确的想法。


月岛不清楚山口摇头的原因,只当是山口不愿自己想太多所以才摇头让自己安心。


==我会一直等你。==


==......==


==其实我只准备好接受一种结果。==


月岛说完这句话就没出声了,山口听懂了月岛的意思,也是沉默地跟在月岛身后走着。


夜半时分,山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只想着一个问题。


自己对阿月到底是什么感觉。


说起来,已经和阿月认识好多年了,比起普通朋友,和阿月的关系更亲密,朋友的那种。


升上高中开始,女生找自己给阿月递情书,后来阿月就反应地有些奇怪了,自己也是有点不太开心,以前阿月都是会让自己处理掉,而自己总是很苦手,直到有一天,阿月叫我不要再接她们的情书了,态度再友好也不要接,很麻烦,阿月虽然是个冷淡的脾性,但从不会这么直接地去说女生很麻烦这样的话,那个时候阿月的反常让我忽略了自己心理上的一点小小的不愉快。


那是不一样的感觉么,有的时候近距离地看阿月的脸,自己也会愣住,偶尔也会心跳得有些不正常,阿月长得很好看,是女生会很喜欢的那种类型,自己把这种不正常归类于太过崇拜和依赖。


阿月生病的时候自己会比他更担心,甚至会直接照顾他,直到他康复。


阿月喜欢草莓,虽然自己不怎么吃,也不会太讨厌,不过阿月喜欢,自己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脆弱酸甜的水果。


突然想到,阿月生病自己照顾他的时候,他总喜欢在睡着之前勾我的手指,动作很轻,自己也是随着这个动作小心地坐在地上,通常醒过来之后,发现手指还勾着,当自己想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阿月总是一下子就醒了,而后翻了个身背对自己,那个时候的感觉,其实是有些失落的。


打排球也是跟着阿月一起打的,水平自然是不如他,很多时候会被他挑错,即使知道这些错是真实存在的,也会因为他的语气难受很久,总会因为这个赌气和阿月不说话,有一点任性,自己有了进步的时候,对阿月会有期待,一个小小的夸奖能让自己高兴好久好久。


脑子里回忆着这些事情,心口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这是喜欢么......


评论
热度(21)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