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原本就是这样(四)【月山】

山口迟到了,第一次。

 

错过了早上的训练,在上课后十分钟山口才万分抱歉和焦急地进了教室。

 

山口挠着头,小心地拿出书本,因为知道是什么理由,所以才尴尬的不得了。

 

其实根据因果的关系,导致山口迟到的原因可以归结为是月岛的告白,而这个果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糟糕,因为山口发现这个果实有点甜。

 

==前辈!真的很抱歉!早上缺了训练!抱歉!==

 

山口愧疚得不得了,很想找个洞自己钻进去。

 

==没事的,不就是迟到么,下次注意就好,别想太多,赶紧去练习吧。==

 

==嗯!非常感谢!==

 

日向在休息的时候偷偷在影山耳边叽里咕噜。

 

==呐呐,影山,今天月岛很反常欸,平时山口有一点做的不好,他就会说两句的,今天这个,这个,迟到,月岛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太奇怪了吧!==

 

==欸?有么,没注意。==

 

==呆子!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

 

==哈?!我为什么要看他反不反常?你是找打么!==

 

==呆子呆子呆子!!==

 

于是田中和菅原一人一个拉开了两个呆子。

 

月岛把山口的一切反应都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微动,虽说自己放话说了只接受了一种结果,但是还是不确定的,当自己只给自己留了一条路的时候,任何一点存活的可能都不会放过。

 

非生即死,这就是月岛的态度,很夸张,但事实就是这样。

 

所幸,山口并没有真的无动于衷,也许真的可以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自从前一天晚上脑子里冒出了【喜欢】两个字,山口就发现月岛的话语月岛的模样无时无刻地在脑子里出现,引出的就是心底愈加明显的悸动。

 

确认心意是在一个傍晚。

 

一个失误球,山口的手臂被擦了一下,破了一小块皮,不严重,但是汗水的刺激让这个小伤口疼痛了不少。

 

山口正在对着水龙头冲洗手臂,想缓解一下疼痛,清洗一下伤口。

 

月岛关掉了水龙头,直接拉着山口的另一只手,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有基本的消毒和包扎物品,月岛让山口坐着,把手臂抬起,一点点用酒精清理着伤处。

 

==阿月...就一点点小伤口...没事的...我自己可以的...==

 

==闭嘴,山口。==

 

山口果断地闭上了嘴,不再干扰月岛的动作。

 

简单地处理好了伤口,山口拉上了外衣,月岛收拾好了以后,就坐在山口旁边,两个人沉默了一小会儿。

 

==阿月...==

 

==山口...==

 

两人同时出声,又沉默了。

 

山口是紧张的不得了,怎么办,阿月要说话被自己打断了,糟糕了。

 

==山口......==

 

==嗯..欸?==

 

月岛没了声音,山口不敢看月岛的脸,只是月岛突然没了声音,山口侧头,发现月岛离自己好近。

 

!!!

 

山口被惊住了。

 

==如果你无法做出决定,那我帮你,躲开或接受。==

 

月岛靠了上去,在即将零距离的时候停了一下。

 

==这是你唯一可以拒绝的机会。==

 

不等山口回答,距离消失。

 

初吻。

 

在告白结果未定的情况下。

 

==阿...阿月...==

 

==我给过你拒绝的机会了。==

 

==......==

突然觉得阿月有点小无赖。

 

==山口,我们可以在一起了么。==

 

山口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脸红。

 

==回答呢。==

 

月岛的手覆在山口的手上,抓紧。

 

==....嗯。==

 

得救了。

 

这是月岛唯一的想法。

 

==我们在一起了。==

 

==....对。==

 

==你喜欢我么。==

 

山口翻动了一下手,轻轻握住了月岛的手,没有说话,不过这个动作说明了一切。

 

 

 

 

 


评论(3)
热度(32)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