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关于宠溺【御泽短篇】

关于宠溺

 

就连毕业之后不怎么见面的仓持,在每一次和他俩见面的时候都会和御幸单独抱怨吐槽。

 

【你这样太宠他了吧!】

 

每次被吐槽,御幸都会用一句话来噎住仓持。

 

【不宠他宠你?】

 

仓持表示不如去死。

 

笨蛋是需要呵护的,即使笨蛋并不真的笨,即使自己满满当当地在心里塞了那个笨蛋,还是不够。

 

御幸全盘接受了荣纯的直接,可爱,善良,偶尔的脆弱,炸毛,那明显的缺点也被御幸当成荣纯的可爱之处,虽然有的时候真的会很生气,但是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那个笨蛋也是会哭很久的,好像总是把他惹哭,因为自己的伤。

 

那一次比赛差点就失去了以后打棒球的能力,万幸,没有出现那个万一。

 

那一天晚上,荣纯背对着御幸,在另一张病床上埋在被子里哭了许久,御幸看着那个不停起伏的被子,听到了那闷闷的哭声,心里也是抽得疼,明明应该高兴自己的爱人如此把自己放在心上,可是御幸没有,那个笨蛋是自责,所以心疼。

 

休养的时间很长,御幸出院以后只能在家里静养,荣纯想尽办法挤出时间来照顾御幸,忙前忙后精神饱满的荣纯让御幸产生了那个躲在被子里哭的荣纯没有出现过的错觉。

 

御幸也尝试着叫荣纯停下休息,荣纯不听,大声地说着御幸放心,一定会照顾好你的类似这样的话,御幸知道笨蛋没有那么坚强,即使像个太阳。

 

收拾好桌子,刚要坐下,站着的荣纯就被坐着的御幸抱住了腰。

 

【荣纯,我真的没事。】

 

荣纯沉默了良久,压制住想要哭的欲望,最后哽咽了。

 

【御幸一也,我很害怕。】

【害怕你出事,因为你总是隐瞒这些事情。】

【我知道棒球对你的重要性,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你总是不告诉我...你不告诉我...】

 

还是哭了。

 

御幸站了起来,就这样抱着荣纯,露出衣袖的纱布贴在荣纯的手臂上,这一触感直接让荣纯泣不成声。

 

【前辈......】

 

【我在。】

 

【我很担心你......】

 

【我知道。】

 

【真的很担心......】

 

听完了御幸的回忆,仓持觉得御幸就是自作自受。

 

【为了不让笨蛋伤心害怕,我尽我所能去呵护他,不让他担惊受怕,有什么问题么~】

 

【确实没什么问题,泽村脑子没你活络也没你阴险,你再不护着他,你就真的是恶魔没救了。】

 

【哈哈~仓持君果然和那个笨蛋心有灵犀,前天他还说我是个大变态~~】

 

【......】

是什么情况下想都不用想了。

 

【我爱他,他爱我,宠他,永远都不够。】


评论(7)
热度(62)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