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未至深爱,不知人心(十八)

妈妈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降旗放下手机,打开房门,看见的就是没有往常那么热情的母亲在擦着桌子,时不时还会呆一下停下手里的动作。

==妈妈,你已经擦了好几遍了...==

==欸,是吗,抱歉,今天可能有点累了,阿树饿了么,我去做晚饭。==

==妈,现在才下午...我想和你说点事情。==

==妈妈很忙哦,阿树你要吃什么,啊啊,对了,明天你哥哥要回来了,我得准备..==

降旗抓住妈妈的肩膀,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正脸。

==妈...我们谈一谈。==

一杯果汁,两个人。

==妈...我想说的是....==

==不要说!==

似是受到了惊吓,妈妈阻止了降旗。

降旗握住妈妈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已经能包住妈妈的手了。

==我......谈恋爱了....快四年了,对方...==

眼前是母亲担忧害怕的眼神,她怕自己的答案。

==和我一样。==

没有直接挑明,但足够了。

==怎么...怎么会...==

==我不想瞒着您,只是您已经有所察觉了,我希望由我来亲自说比较好。==

==你以后要怎么办?==

哽咽的声音让降旗难以再开口。

==我们...很好...==

==阿树...你一直很乖的..很乖的,你..真的没有余地了么...==

==是。==

妈妈没有再说什么,只静静地摸着降旗的手。

==那孩子怎么样。==

突然的问话让降旗微微惊讶。

==..啊..哦,他是个稳重的人,虽然偶尔会孩子气,但很..可靠..==

==阿树,给我一点时间。==

降旗默默点了头,把妈妈送回了房间。

【阿征,妈妈已经知道了。】

【单独见面的时间推迟吧。】

【欸?...也是,妈妈比较担心我以后的生活,所以留一些时间要让她接受。】

【最终她是爱你的。】

【我知。】

结束了简短的短信交流,降旗打开了冰箱,准备找食材做晚餐。

降旗给妈妈熬了点粥,一点小菜。

妈妈吃不下,勉强尝了两口。

放下餐盘,降旗离开了母亲的房间,无言。

晚上,降旗在台灯下预习着明天的课程,十点,闹钟准点响起,该睡觉了。

【睡了没?赤司先生?】

【刚从书房出来,准备洗漱。】

【妈妈并不认识你,了解你的方面都是我告诉你的。】

【你已经说了么。】

【我已经说了,你呢。】

【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说合适。】


降旗隔了很久才回复。


【你决定吧。】


赤司想在最合适的时机和父亲说这件事情,至少不是现在,如若是现在,结果一定是死结。


想和这个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这个目的是不会变的,只是要确保自己有能力不被父亲左右现实,这样才能在天平上多加几分筹码。


赤司有远远地见过几次降旗的母亲,印象并不清晰,感觉上是个温和的人,也听降旗说过家里有一位兄长,是降旗心中的榜样,赤司直觉最大的难关应该在这位兄长身上,想到这里,赤司有一点点的无措,即使自己对于两个人的关系有信心,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被对方的家长接受。


降旗拿着手机,没有动作,蜷缩在沙发上,眼神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评论(8)
热度(1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