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关于哔——【御泽】

【小段落,热个身=。=】

晨起时分,微微弱弱的光洒在裸背上,深浅不一的痕迹昭示着昨晚某人难得的放纵,每星期都有的,难得的放纵。

荣纯咬着被单,呜咽地抗议身上某个青年的第三次挑逗和暗示,到底是体力的问题,比起龙精虎猛的那个谁,被压着这样那样的荣纯只有乖乖受着的份。

按照御幸的说法,一个礼拜一次,已经是克制了,荣纯怒吼,分明是一个礼拜一次,一次存了六天的份!御幸淡定地抓住了挠脸的爪子,死不要脸地调戏了一把羞愤的荣纯:没办法,我只想和你哔——。

最后荣纯拿了枕头和被单,正式在书房就寝,虽然这种方式并没什么卵用,但荣纯就是在赌这个禽兽都自愧不如的家伙的自制力,说白了就是一句,你不爱我你就把我哔——死吧。

两个月过去了,御幸一次都没有去书房找过荣纯,然而这次轮到荣纯憋火了,可毕竟是自己说的话,撑着也要圆下去。

于是某一天晚上,荣纯抱着枕头,回到了卧室。洗完澡的御幸眼神闪了一下,擦着头发往床这边走来。

直到御幸抱住他之前,荣纯都紧张得要死,大约是心虚=。=

你说你多说一句我就听你的了,搬书房去做什么。

御幸蹭着荣纯的脖子,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痛的。

因为不老实的手已经被荣纯抓了现行,掐住了手指。

然而第二天早上,荣纯恨恨地想,果然我还是睡书房比较好!

评论(7)
热度(47)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