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小狗崽》【御泽】

【欸..写的是老年御泽,第二次写了,这一次不是he,我也说不上什么感觉,生老病死,总是人之常情常事,虽不想CP太过现实,但又想给他们一个结局,故写下了这篇,之后写的御泽会继续傻白甜,今天我就任性一次吧。】


——小狗崽儿,你和他真像,可惜...——



一个月前。

——又要去医院了么?——

不想承认眼前那个迷茫无措的人是那个永远精力充沛的家伙。

荣纯吃力的动作扯回了御幸的回想。

懒懒地斜靠在床头,嘴里轻轻地念着什么。

——眼镜,我昨晚梦见以前的你了。——

御幸给荣纯擦着手,轻哼一声。

——回忆青春年少么,荣纯爷爷~——

——啰嗦,最近好像经常梦到以前的事,哦,前两天梦到了一也,小小的一团,凶得很。——

一也是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狗,脏兮兮的,后来被荣纯捡回家了,至于一也这个名字,也是荣纯为了气某人,故意取的,没想到叫了七八年。

——不知道像谁,一天到晚和我凶,动不动就炸毛,欸,它活了多少年来着,有十年吧?——

——呵,你那记性,是八年,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也比寻常的狗活得短,闭眼的时候不闹不叫,也就抬眼看了你一下,然后就没气儿了,你说,它这是在想什么...——

——狗之将死,其眼也善,闹了我这么些年,良心发现了。——

——..有可能吧,不过你脸皮还真是厚得不得了,就没见薄过。——

——没办法,兜着你这么一个活宝,我得死不要脸地留着命陪你晃晃。——

熟悉的笑容让荣纯把十七岁的御幸一也和此刻的他重叠起来,竟然没变。

——笑什么,难道是我太帅了,看呆了?——

——你一点都没变啊,臭美,毒舌,还有那么点虚伪,不过,和你打比赛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好了......——

闭上眼的荣纯就那么靠着垫子,微弱的呼吸仿佛是他还活着的唯一证据。

御幸的手颤抖地去探他的鼻息,幸好,还在。

差点以为是告别了。

告别终究成了现实。

简单的仪式,不过来看他的人倒是不少,这家伙人缘好得让人嫉妒。

想到自己的朋友,御幸小小地酸了一下。

安慰,沉默,难受,而御幸自己却没那么悲伤。

告别么,反正还会再见的,就是地点不一样了,犯不着失落。

颜色陈旧的手套和球,御幸拿着毛巾,仔细地擦着擦着...后来,怎么也擦不干净了...

——嘿,小狗崽儿,别扒我的裤腿了。——

小狗崽满嘴的乳牙,扒着裤腿,嘴也不闲着,咬着御幸的裤子不放。

御幸轻轻踢了一脚,小狗崽翻了个身,不死心地继续想要扒上来。

御幸拎起狗崽的后颈,毕竟是幼犬,还是后知后觉地怕了起来,不停呜咽嗷叫。

——小狗崽儿,你和他挺像的,可惜......——

抱着小狗,御幸沿着街道慢慢走着,狗崽估计闹狠了,安静地窝在御幸怀里。

早上的阳光,竟也拉得长长的,把影子也拉得长长的。

御幸放下了狗崽,狗崽也没抗议,小步地跟着御幸一起,两道影子,一长一短,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不过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也许还和从前一样。

——你一点都没变啊,臭美,毒舌,还有那么点虚伪,不过,和你打比赛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好了......——

和你在一起啊,真好。

——嗯,我知道。——



评论(9)
热度(33)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