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关于吃饭【御泽】

【老规矩,日常御泽XDDD】

——————————————————


【妈?!】


荣纯打开门,看见面无表情的母亲大人拎着一袋东西站在门口,毫无防备。


【痛痛痛,妈!耳朵要坏了,诶诶诶?妈,妈,妈!松手......】


【臭小子,昨天我就给过你电话了,这耳朵是糊了胶了!】


【欸欸,妈,我错了,耳朵,耳朵要掉了!】


揉着耳朵的荣纯抱怨着一大早就出去的御幸,如果御幸在,遭殃的绝对不是自己。


【额...他呢..】


荣纯妈现在还不太习惯叫御幸的名字,不适应,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怪异。


【一大早就出去了。】


荣纯感觉到了妈妈的不自在,回答得略小心翼翼。


【哦,哦,没事,我就是问问。】


话锋一转,荣纯妈眼神一瞥。


【荣纯,你刚刚起床?】


【......】


【平时也是这样的,嗯?】


【......!当然不是!】


【哦,那就是了。】


没有再问下去,荣纯妈拎着东西就进了厨房。


【......】


荣纯扒着隔墙,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妈。


【如果没事就过来帮我洗菜。】


【遵命!】


御幸回家看见门里的一双陌生的鞋子,大抵知道是谁来了。


进了客厅就听见厨房里传来说话声。


此时的御幸有些紧张,他希望能有一点点时间做一下心理建设。


【......】


【伯母..好。】


心理建设白做了,这是御幸唯一的想法。


【嗯....额,吃饭吧。】


【好..】


......


【你俩就一直这样了?】


御幸盛汤的手顿了一下,荣纯也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荣纯妈摆了摆手,说起了其他。


洗碗的时候,御幸留在了厨房,和荣纯妈一起。


【前几天,我和荣纯的爸爸爷爷去看了比赛,挺不错的。】


【..谢谢。】


【我一直没叫过你的名字,因为你俩的事,我还在生气。】


御幸没有接话,只听着。


【不要怪我,我还在接受期。】


荣纯探了探头。


【妈!你一定在说我坏话!】


【说你三岁尿床的事情,要不要听!吃你布丁去。】


炸毛的荣纯被他妈堵回去吃布丁了。


【以前我没有想到过这个事情,我没想到臭小子会把你带回去。】

【不说了,都多少年了,我也只是来看看你们,平时都是谁做饭?】


【有时他做,大部分是我做。】


【别太惯着他,我知道这小子。】

【......一也,我..就这么叫你吧,荣纯,你俩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吧,你俩要是分开了,也别和我们说,这是你俩的事,我们管不着。】


【是。】


【怎么了,这表情,你俩还真打算以后分开?】


【当然没!】


【反正这是你俩选的路,你们就自己走着吧。】

【这碗帮我放起来,这盘子是放哪的......】


两天后,车站。


送走了母亲大人,荣纯松了一口气,御幸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有一句话在脑海里扎了根。


【好好对他,这样我也放心,其实我生气的是你们的沉默,我有那么可怕么,回去吧。】


......


【笨蛋,你妈让我不要惯着你,明天你做饭吧。】


【风太大了,听不清,听!不!见!】


【哎呀,后天的比赛......】


【听见了!混蛋!】


【www乖~~】


评论(4)
热度(5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