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节奏(上)【月山】

节奏(上)


【中午开始搞卫生,上午就随意码了点,上下两篇,不多不少,木有大纲,写到哪儿算哪儿,专注日常情感发酵好多年ヾ(o◕∀◕)ノヾ】

 

山口一直在跟着月岛的节奏走,从初遇到现在,从被动到自然,月岛不会停下来等待他,却会在他跌倒的时候放慢自己的脚步,直到他站起来迈开步子。

 

距离或近或远,两个人就这样走了很多年,直到高中毕业,两人去了不同的大学,距离一下子拉得很长,让人不能适应。

 

山口有小心翼翼地和月岛说自己想法的时候,也会气急败坏地骂醒消极的月岛,前者是大多数,后者只有那么一次,只那么一次让月岛重新认识了山口,也是意识到有什么开始发生变化了。

 

回家的周末,月岛仰躺在床上,举着安静了一路的手机,是在等着什么,可手机感应不了主人的期待,依旧沉默。手指轻触,点开了联系人。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按下挂断键,仿佛是松了一口气。

 

电话通了该说什么,月岛完全没有头绪,就像知道了与哥哥的心结在何处却很长时间都无法解开,不是不会,而是胆怯。

 

月岛想起了和山口的唯一一次争吵,那心里的结就那样被强行拉散了一部分,没有预兆。以前好像没有仔细看过这个人,月岛漫无边际地想着,山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变得可爱又帅气了,不过,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吧。

 

用过晚餐的月岛回到房间,翻开了手机,发现了未读信息。

 

【抱歉!阿月!下午有考试,手机关机了!怕打扰你做什么事情,就发个信息,真是抱歉呐,阿月!】

 

月岛抿了抿嘴,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

 

【阿月!】

 

【嗯,是我。】

 

【啊喏,阿月下午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你还在学校么。】

 

【噢,我考完试就回家了...】

【嗯...早点休息,别太晚。】

 

【啊?】

 

【......嘟嘟嘟】

 

【......】

 

山口发现自己已经理解不了现在的状况了,所以为什么阿月......

 

月岛皱着眉,有些烦躁,这电话打得实在有些没头没尾,也是冲动了。

 

手机响了几声,是来信息了。

 

【明天,日向和影山约着一起打排球,阿月,你有空不?】

 

犹豫了片刻,月岛应了这个邀约,回复了。

 

【明天早上8点半,阿月可以多睡一会儿,我去找你一起去~】

 

【好。】

 

期待感在心里抽枝发条,细密的充斥了整个心脏。


评论(1)
热度(25)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