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宝石》【御泽】

【深夜的一点脑洞日常,请笑纳(*'▽'*)♪】

在二人第一次遇见之后,荣纯就明白,这个人,这个名叫御幸一也的人,于自己,从来就和他人是不同的。

疑惑,防备却止不住地向他走去,拨开一从从凌乱的枯枝败叶,发现了一颗颗蒙上泥土的宝石,而其中有些宝石,无人标记,就这样被荣纯偷偷地握在了手心。

擦去泥土,光彩夺目的原样让荣纯不知所措,该怎么处理,该和谁说,谁又会听,宝石的主人若无其事地继续引导着荣纯搜集掉落的宝石,仿佛是未看到荣纯的彷徨和无措。

满分一百分的微笑要减去九十九分,无疑有他,在棒球部的聚会上,太过兴奋的荣纯多喝了几杯御幸递过的酒,变成醉醺醺的炸毛猫,获得了来自始作俑者御幸的恶劣嘲笑,是个帅哥,却喜欢捉弄人,扣分!

晕乎乎的荣纯战斗力失去了百分之九十五,只剩下百分之五的力气挂在御幸身上试图反击。聚会结束之后,被荣纯揪住衣角的御幸担起了把醉汉送回公寓的重任。错身走过的光舟瞥了一眼用力揪住衣角的手,便收回目光,简单道了个别。御幸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轻轻刮了一下荣纯的脸,低笑。

这家伙,真是无知无觉得讨人喜欢,讨人心酸。

有必要叫个出租车了,步行不太现实。御幸扶着四肢不太协调的荣纯,略吃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还未逃离手掌的衣角。

“御..御幸...幸,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可恶....”

御幸缓了几秒意识到这是荣纯在说话。

“明..明知道..我......我笨...还嘲笑..我...你混蛋...呜..”

啊,哭了,御幸体内的作祟因子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消退,等车不知道要到几时,不如谈谈心。

“你很讨厌他么~”

“嗝,你声...音好熟悉...呜...非常...讨厌!!”

“......”
情感如此强烈,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但是...我...还是....”

但是。

出租车来了,御幸没能听完这句话,荣纯也没能说完这句话。
公寓是荣纯和同学合租的,御幸摸索着荣纯的口袋,拿出了手机,想找一下合租的同学的联系方式,手机的桌面显示让御幸愣了一下,手不由地握紧了手机,手套和球,没有谁的标记,但御幸此刻就知道了,这个手套这个球是什么意思,不是他自恋,而是那个手套,他不会认错。

电话接通了,御幸把还在抽泣的荣纯扶到了门口,在开门的一瞬间,御幸见到了这位室友,啧,就不能长难看一点么。室友君在那一瞬间错觉般地感受到细微的冷意。

似乎是觉察到衣角要离手了,荣纯哭哭唧唧,一把薅住御幸的脑袋,吧唧,就啃上了嘴巴。

呆愣的室友:......
嘴唇被咬破的御幸:......

荣纯的嘴唇上挂着不知是御幸还是自己的血丝,满脸泪渍,隐约要掉下来的鼻涕,都不如接下来的一句嚎叫威力十足:“御幸!!我喜欢你啊!!交往吧!!混蛋!!我不会输的!!”

御幸面无表情,内心十分汹涌澎湃,好久没出现过这种羞耻感了,太惊喜了。

室友君默默接过荣纯,两个人都是面无表情,也许这是一个郑重的交接仪式,关于笨蛋的。

翌日醒来的荣纯奇迹般地想起了昨晚全部的事,四年的喜欢终于开花了,就是酒精灌的有点多,熏醉了花也熏醉了采花人,额,还没采。

想死。

这是荣纯的唯一想法,混合着强吻,眼泪,可能还有鼻涕与血的告白,比起动心,其实根本就是触目惊心吧......啊啊啊啊!!!

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四个大字,把荣纯仅剩的半个魂给吓飞了。

“喂.....御幸...前辈.....你...你....”
“酒还没醒?醒了再说吧。”
“不不不,我醒了醒了!”
“交往吧。”
“......”

荣纯表示前因后果加中间剧情都消失不见了,花开一天就结果了,还是甜的?!

“其实,你不是一个人在压抑。”

笨蛋很好地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破天荒。

“我在你楼下,要出来见我么。”

“......”

电话被挂断,御幸微微皱眉,呼出一口气,一言不发地继续等。

十分钟后,御幸的怀里多了一个闷声不响的青年,脸红红的,很可爱。

宝石被荣纯呵护着送到了宝石主人的面前,宝石的主人说出了他用宝石做路标的秘密以及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那个比宝石更珍贵的人。

2016-02-28 热度(72) 评论(2)
评论(2)
热度(72)

© 索(?)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