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曾经》【月山】

【深夜一发,月山好吃好吃好吃(*◑З◑)(*'▽'*)♪】

我曾是这样的人,胆小无勇,所以常常成为别人消遣的对象。

我曾是这样的人,被他无意相助,被欺负的窘态成了初次遇见的ending画面,后来,我和他就这样走在了一起,到现在,长大成人。

我的个子并不矮,但站在他身旁,仍是稍稍逊色,我跟在他身后,一起上下学,一起训练,从一声不响到偶尔说话,到现在,相视无言也能淡然相处。已经忘了是何时开始质变,一个月,一年,三年,没有特定哪一天,只知道某天撞见女生向他告白后,我慌张了,嫉妒了,偷偷地逃走了。

我曾是这样的人,意识直达脑内直达心底,恐慌阻挡着勇气向前移动,关上门,试图掩盖这不该存在的心思,他是我除了家人以外最重要的人,我不该。

他很聪明,没过多久就发现了我的情感,我拙劣的伪装就这样被轻轻揭开了,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丑陋,嘴唇咬得发白,眼神闪躲着,已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他就那样波澜不惊地看着我,拍去我头上的尘灰,叫我一起回家,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是太过震惊。

交流模式直接退化到一开始,我的胆小又让我踌躇不止,人总是在侥幸中寻求侥幸,我极端地想,也许,回到一开始不做交心的朋友是个对谁都好的选择。我时常消极地想问题,他会说些属性不明的好话给我听,那些旁人觉得刺耳的话在我看来便是最好不过的强心针。

训练出了纰漏,我的,慌张道歉,然后更加偏离状态,告诉自己冷静面对,心无旁鹜,实际上,糟糕透顶了,原因也只会是因为他了,一次次的失误,让我焦躁不安,该冷静冷静了。

“你是要放弃排球么。”

他冷不丁的一句话扯回了我的思绪,我急切地否认,怎么办,我还是渴望着他的认可,渴望着这个人。

“这段时间你的态度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找不到借口也不能找借口,是自己做错了。

“所以,喜欢我这件事是比排球更重要么。”

不是!根本是不一样的,这怎么能比......

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无助,他止住了这个话题,继续走着。我想,我不能再耽误训练了。

我的生活归于平静,胡思乱想少了很多,训练跟上了节奏,配合打得熟练顺手,我以为就能这样顺利地度过之后的高中时期。

“前辈,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告白的对象是我。

对方是一个不太相熟的学妹,如是以前的我,可能会感谢上天的眷顾,给我女孩子的告白,现在,有惊无喜,心里装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此刻这个人就在我的前方。

上帝一定看我不顺眼。

他转身走开了,我竟有些小小的失望。

拒绝对我来说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事,这次出乎意料的,轻易就说出口了,女孩哭了,除了抱歉,多余的话我没有说,免得让她抱有希望。

再次隐藏感情于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旁人只当我俩和好如初,只有我俩知道中间的一层岌岌可危。

毕业前夕,着实有些感慨,三年一晃,高中结束了,很多事还没有去做,一些人还没能拥有,望着月亮,我久不能平静。

阳光正好,毕业典礼结束后,还能多在学校流连一番,纪念一下逝去的青春。随处可见学妹们围着或多或少的男生,羞涩又大胆地求着那代表中意的纽扣,男生们有的紧紧护住,有的心意明了,直接给了心仪的女生,我四处走着,最后准备去一下教室就离开。

没想到他也在。

忽视了那一点点的忐忑,我自然地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告别。

经过他身边,点背的我撞了一下桌子,踉跄着以为要摔,被他拉住了。

出糗了,该死的。

“小心,以后记得看路。”

这次我们没有一起回家,我先走一步。

路上,掏零钱准备买个包子。

咦,有个圆圆的小东西,是纽扣。

我惊讶了,这是什么情况,谁塞的?!我怎么不知道?!

揣着疑惑,啃着包子出了店门就碰上了......他。

就在他迈开步子要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衬衫没了第二颗纽扣。

这么巧,巧得我想撞墙。

“一起回家么。”

是我的错觉吧,居然听出了一丝丝局促。

我跟上了他,手小心翼翼地勾了勾他的衣袖,没有拒绝,我想偷偷握住他的小手指,他却握住了我的手。

我应该是可以再期待一下吧,月。




评论(6)
热度(40)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