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青草》【御泽】

【今日御泽达成!(≧ω≦)】

相识十年,相爱五年。

朋友,队友,伴侣,这些不同的关系不断融合,成了现在的御幸和荣纯,在御幸看来,十年很短,生命短短数十年,有幸在最好的年华遇到能彼此相依的那个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珍藏收起,荣纯有时会嘲笑御幸,悲观主义要不得,明明是个统筹全局的大将。御幸不置可否,荣纯的话,听一半就可以了。

不过,这家伙一点也没有变,吵吵闹闹,精神特别好,一双猫眼尤其亮,可能再过个十年,才能看出变化吧,唔,以前偶然听他讲过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突然想知道,未曾相识的时光里的他是什么样子。

一个星期前,荣纯的爷爷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回长野一趟,没什么大事,家里想荣纯了,至于御幸,这两年都是以荣纯的前辈和室友的身份与长野那边接触,荣纯想过就直接说实话,被御幸否了,时机还没到,贸然吐露,后果难负。

于是在这个周末,两人简单收拾了行李就坐上了回长野的车。

考虑到爷爷的年纪,荣纯出发前就打好招呼不用他们去车站接,认得路,都是二十五六岁的人了,爷爷拗不过荣纯只好作罢,挂电话前还加了一句不要给你前辈添麻烦,笨蛋,荣纯气鼓鼓地抗议,电话已经挂断,御幸揉着他的头发,毫无诚意的安慰脱口而出,把荣纯气成了猫眼。

迎接他们的是长野清新的空气,二人没有选择交通工具,一路走着,竟也收获了不少景色,绿油油的,十分喜人。

礼物是以御幸的名义送的,不出意外的,荣纯又被爷爷教训了一番,跳脚的荣纯见到妈妈以后瞬间摇起了尾巴,母子俩的拥抱落在御幸眼里,酸软的情绪溢满心脏。

晚饭在欢脱的气氛中升级成了多方面混乱,幸好有妈妈坐镇,才不至于不可收拾。饭后,御幸被荣纯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收拾一下睡觉的地方,这时妈妈敲门,荣纯打开门就看见抱着一卷被褥站着外面的妈妈,妈妈准确地传递了爷爷的意思,客人睡床,他睡地板。

已经快要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荣纯悲愤。

一边铺被褥,妈妈就笑着说起了荣纯小时候因为尿床之后就再不肯用被褥的事,御幸听得津津有味,荣纯抓狂,红着脸抗议为什么要揭他老底,然并卵,御幸还知道了他听信胡话去草坪拔草吃来让自己变高的超级大糗事,简直人生耻辱!

睡觉时,御幸并没有再提那些糗事,只问了荣纯,想知道他的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荣纯眨了眨眼,仰躺着思索了一会儿。
“一也,明天带你去个地方。”

御幸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荣纯拉着御幸出了门,天气微冷,荣纯逼着御幸穿了件外套,理由是感冒的御幸会变得非常麻烦,御幸听话地照做了,荣纯满意地点头了。

真是令人惊讶,望着眼前大片大片的绿色,御幸想,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开阔的草地了,荣纯说的地方就是这个么。

“我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奔跑了,地方大,又有绿绿的草,跑的时候特别的舒服。”

荣纯一屁股坐了下来,开始漫无边际地回忆着童年。

“其实,草,真的一点都不好吃。”

御幸顿了一下,随即大笑了起来,笑得太过疯癫,被荣纯掐了腿肉才停止。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骗我吃草的人只是个来游玩的中学生,大仇难报,至今介怀!”

......

御幸一言不发地听着,等到荣纯说得差不多了,才发现荣纯面前的草被揪得惨不忍睹,怨念太深了。

“御幸前辈。”

“怎么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用担心,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是么。”

映在他眼睛的自己如此清晰,这样的眼神,当真是无法去否定什么。

“胡思乱想会短寿的,前辈~”

“啰嗦。”

因为太在乎了,所以抓得太紧。

现在,大概可以松一松了。

回去的路上,御幸始料未及,草地长谈变成了把柄被抓在了荣纯手里,看着那一脸得瑟的模样,御幸表示今晚某人回去该紧一紧了。

评论
热度(49)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