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寄于春日》【降春】

『降春达成!(*^ω^*)(^0^)/』

【有一个人他说喜欢我。】

【是个怎样的人?】

【很可爱的人。】

春市不明白曾经同为队友的降谷是什么时候对自己有了这样的情感,由于太过惊讶,便没有来得及回复,降谷就坐上了回北海道的车,故意的吧,一定是。

仔细回忆着从认识到现在的几年,春市也是没能找到多少蛛丝马迹来解答这个疑惑。

【为什么降谷那个混蛋只听小春的话!】

【欸?是么?】

荣纯没事的时候就会找春市聊天,时间久了把御幸肚子里的醋都勾了出来但也没能阻止这一日常。

【小春你也太迟钝了!】

【感觉被你这样说有点微妙呢...】

不管荣纯炸毛,春市捏着吸管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冰饮,想着刚刚的话,也许降谷只是有点依赖自己,搞错了表达方式。

【还有!在学校里每次我和你多说两句话的时候,那小子就变得莫名其妙了,别告诉我他在吃醋!】

【......】

春市的手停了下来,感觉像是被戳穿了什么秘密。

荣纯发现春市没有了声音,欸?!不会吧。

【小春,你......降谷....嗯?】

虽是二十几岁的大人了,遇到感情上的问题,尤其是还没怎么接触过这方面,突然地就被人告别的春市,还是有种青涩慌张。

知道自己在荣纯眼里已是满脸通红,春市顾不上再说什么,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太明显了。
【不...我觉得降谷君可能是搞错了吧,他...】

擅自替他做了这样的判断。

荣纯半信半疑,没有多问就岔到其他话题上去了,春市舒了一口气,心里却有一点点忐忑。

回去的路上,看见两个小孩蹲在路边采小花儿,小男孩采了一朵花,别在小女孩的耳朵上,转头又去找新的花,女孩拿下那朵花,笑眯眯地扯着男孩的袖子,男孩抿着嘴,脸红红的。

这一幕,让春市想到前两年棒球部聚会的时候,那是难得的一次全员聚会,所以春市十分重视,提前了些时间到了地方,进门发现自己不是最早的一个,那个捧着茶杯的不是降谷是谁。

打招呼不是难事,可春市发现,降谷的神态不自然,看到自己的时候居然结巴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开头,偏偏是降谷,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即使有些无奈也不会太放心上。

坐下来的春市还没说一句话,降谷就推了一个小盒子过来。

【给我的吗?】

降谷点了点头,脸上添了一抹红。

一个圆圆的小石头,带了点颜色,很好看。

【这是...】

【你喜欢...吗?】

【谢谢,它很好看w】

春市不知道为什么降谷要送他石头,但石头是真的好看,改天送个小礼物给他吧。

【你一个我一个。】

【嗯?】

【我只捡了两个。】

......

回忆到这边,有些事情就这么呼之欲出了,原来不是没有迹象,只是两人的理解出了根本性的偏差,好像自己不知不觉也把降谷和其他人分别对待了。

是这样吗......

说老实话,对于降谷的告白,只有震惊,没有厌恶,甚至是有一些羞涩。

没恋人的那种浓情,也和其他的好友不同,不想承认,这问题还没有答案。

周日,春市收到了来自降谷的又一个包裹,说是家里的点心,很好吃,想着,就寄了过来。

点心,小玩意儿,时不时地就来一下,亏得是哥哥不在身边,没什么能瞒得住他的。

偶尔和父母一起分享,寄点心的降谷也在这边得到了几句可爱贴心的小夸奖,虽然降谷听不到。

【降谷君,点心很好吃,妈妈说降谷君是个贴心可爱的孩子呐,我都快被比下去了~】

隔着电话,春市没那么紧张,偶尔也会调侃两句,然而。

【春市也可爱的,我...很喜欢.....】

这个人,真的......

【降谷君,你知道么,有个人他说喜欢我。】

【是什么.....人......】

【很可爱的人噢。】

......

降谷忐忑不安,春市约他见面是要做什么,还有那个喜欢春市的很可爱的人到底是谁,怎么会这样子!

【降谷君!抱歉,来晚了。】

【春市的话,没关系,是我来早了......】

降谷觉得这样不行,得抓紧机会问,不然。

【春市...昨晚..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唔,你很想知道吗?】

【想,非常想!因为...因为...】

【你把耳朵靠过来。】

一个很可爱的人,叫降谷晓,喜欢着一个可爱的人叫小凑春市,最近,这份喜欢开花结果了。







评论(4)
热度(27)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