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冷战过后》【御泽】

【今日御泽达成Σ>―(´•ω•`)→】

自从两人冷战之后,荣纯就睡回了自己的房间,很难想象一冷一热的两个人也会有默契地选择不和对方说话来表达态度,更像是赌气,虽然他们已经过了25岁。
冷战的原因很简单,那些反复的扭伤拉伤,一再小心,却经常在家里被荣纯看见,荣纯捱不住消极的情绪,扔下了负伤的御幸,回了房间。太阳也有落山的时刻,坚强不是自己的永久装备,现在的他心上担了一个人,是一个让人不会放心的人。
离开高中球场,两人的搭档告一段落,那时御幸的受伤给荣纯带来的影响不至于如何巨大,只会在对峙时反复揉搓覆盖最后冲破那层克制刺刺地包裹住心脏,再多的元气也无法中和。
冷战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如何和好成了御幸的后续课题,同为棒球运动员,荣纯自然是知道那些伤的后遗症,伤在所难免,气在御幸坚持自己坚持过了头,御幸想过说荣纯也是一样的,在棒球上,伤病也阻止不了他的脚步,可和好并不能这样说。
饿肚子的信号迫使荣纯出了房门,看着桌子上简单又诱人的家常饭菜,荣纯咽了咽口水,眉头一皱,啊,那个眼镜想混过去,呵。
荣纯并没有急着坐下来,理智战胜了食物的诱惑,御幸挠了挠耳朵,绕到荣纯身后抱住了他,下巴搁在荣纯的肩膀上,并不急着说话。
荣纯哼了一声,想拨开御幸的手,没有成功,再来,还是没有成功,放弃了直接对抗,荣纯用脚踩,结果被躲开了,痛的是自己的脚。
TM还敢躲?!御幸一句对不起止住了荣纯的跳脚行为。对不起只起了几秒钟作用,御幸一口咬住了荣纯的脖子,成功地彻底阻止了反抗动作。
真的对不起,没有好好爱惜自己。
特么还能说什么啊,荣纯想到了自己,反射弧离家出走终于回来了,自己也是如此吧,是赌气吧,赌气吧,赌气吧......
想到这里,荣纯呜了一声捂住了脖子,被亲了手腕,左手。
不要亲了!御幸蹭了蹭荣纯的头发,又轻咬了耳朵,荣纯很了解这个人的尿性,妥妥的发情的前奏,御幸不喜欢荣纯这样说,明明是,爱和吸引。
为了自己能成功吃上饭菜,荣纯坚定地拒绝了各种暗示,体贴地表示御幸可以去厕所自行解决。
这时候的御幸想起荣纯还睡在自己房间,果然是要......
晚上的时候,夹着枕头的御幸若无其事地走进了荣纯的房间,只见已经睡着的荣纯侧身睡着,在床上留了一半的空间,御幸心情大好,抱着荣纯安稳地睡到了天亮。

评论(7)
热度(57)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