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开窍》【月山】

【独立篇,月山达成♥w♥】

决赛胜利,乌野打败了白鸟泽进入了全国大赛,在这场比赛中,月岛的拦网起了不小的作用,稍微感性一点,大概就是帅呆了的程度。

胜利的喜悦感染了每一个人,离月岛最近的就是山口了,回家的路上,山口那掩饰不住的笑容让月岛自己也更加放松享受着。

“阿月,今天你真的好厉害!”

山口笑嘻嘻地夸着月岛,脸上有一丝兴奋的红晕。

“...嗯,谢谢。”

本想说这不过是一个MB的职责,做不到才不正常,一看到那张不掺虚假的笑脸,加上隐隐作痛的手,便坦然地接受了夸奖。

山口知道月岛的性格,只是现在这回应的反差也比不上仍旧激动的心情。

“说起来,阿月,你的手还很痛吗?”

“痛,但没那么严重了。”

“阿月从以前开始就不喜欢表达,感觉今天,阿月比以前坦率了~”

月岛有些意外,眨了眨眼睛。

“是吗,也许吧。”

“不是也许,我知道~”

就这么笃定?在昏暗的夜色里,即使无法清晰如昼,月岛也能知道此刻山口的表情是有些小得意的。

“啊,阿月,到了,我从这边走,对了,手记得不要碰水,早点休息吧,明天见~”

“明天见。”

身影从夜色中消失,月岛紧了紧外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翌日清晨,山口提前等在了路口,月岛比往常迟了一些,看见月岛走了过来,山口挥了挥手,精神奕奕。

“阿月!早上好!”

月岛一直觉得山口看见自己好像精神就会很好,因为找不到具体的理由,于是归结为幼驯染的条件反射属性,不过今天,更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为什么呢。

这个小小的疑问并没有困扰月岛太久,因为下一个疑问比这个更加难解。

山口笑得有些可爱了。

扶额的月岛莫名叹气,这个感觉也太奇怪了,以前就没有过这样的想法,难道要和山口说请不要笑得这样可爱,自己会有想法?

未免也太奇怪了。

山口对于月岛的想法毫无察觉,应该说是没有猜对方向,神经略微敏感的月岛以为山口发现了什么,而山口以为月岛在困扰手上的伤。

“阿月,手不方便的话,我帮你记笔记吧。”
“哦,我没事。”

阿月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山口默默地吐槽了一下月岛,然后又开始担心月岛是不是遇到什么其他的麻烦。

课间,教室门口是其他班的一个很可爱的女生,要找的是山口,同学都在大大小小地起哄,唯有月岛面无表情,心中有些异样。

山口合上了书本,无奈地看了月岛一眼,起身离开了教室。

月岛不是很明白那个眼神。

“山口同学,我,我想让你把这个交给,给月岛同学,拜托了!”

山口手里是一个粉蓝色的信封,面前的女生双手合十,话也说得十分直接。

“XX同学,这种事情还是应该本人去说比较好,不管是同意还是接受,你总得要得到一个结果的,我给了他,我再把结果告诉你,这个对你也不太好啊。”

“可是我真的,哎,抱歉呐,这是唯一一次,就这一次!”

心软的山口把信给了月岛,说明了原委。

虽然不合时宜,不过月岛松了一口气,因为山口和那个女生并没有其他的关系。

“抱歉,我拒绝,你就这样和她说吧。”

山口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表示受意。

“阿月总是很干脆啊,嘛,我会和她说的。”

月岛看着山口坐回座位,没有说话。

“抱歉。”

山口没有多说,抱歉两个字足以说明结果了。女生有些失落,可能是早就有了这样的预期,所以也并不是难以接受。

“那山口同学知道月岛同学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吗?”

“欸?这个我不知道,阿月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题......”

“没事,我就是问一问,还是谢谢你啦~”

“真的抱歉呐。”

“山口同学真的很温柔呀~”

“哪有~”

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面对女生的好意,山口一直是不太擅长应付的。

不远处的月岛微皱着眉看着这边的情形,因为听不到太多的话,断断续续的,只能看到那个女生笑盈盈的说了什么,山口就羞涩了。

那么重点来了,月岛做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偷听。

结果是听不清,看岔眼,又脑补。

月岛越来越觉得自己奇怪了,这是什么情绪,为什么自己看到这个和谐无比的场景会有想暴走的冲动。

答案就在那里,只是太不可思议。

原来是喜欢啊。

啧,火大。

望着那边的山口,月岛决定要让他一点一点知道自己的心意,双箭头才是恋爱的绝佳开始。

山口背脊一阵发凉,不知为何。

评论(5)
热度(27)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