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关于

《草莓酱》【御泽】

【╰(◉ω◉)╯么么哒】

“草莓酱?”

“我做的~不过做了好久~尝一下吧!”

“唔,酸了。”

“是吗,我尝...你干嘛?”

御幸用手指沾了点略温的草莓酱点在荣纯的脸上,然后凑上去轻舔了一下。

荣纯一下捂住脸,惊吓。

“......你..你...”

“真的很酸,不过你很甜,中和一下~”

御幸面带调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让荣纯想手起刀落,反正这混蛋也没什么其他用了,切吧切吧还能卖点肉钱!

御幸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杀气。

“过两天我有比赛。”

“......”

那..那就比完赛再砍。

御幸长舒一口气,厨房太危险,温存需谨慎。

心里是这么想的,手却不听话地圈住了荣纯的腰,面对面。

一张刚刚适应好距离的脸就突然改变了距离凑了过来,措手不及。

“太近了!”

“有吗,我觉得还可以更近一点~”

“......”

“交往距离是在不断变化的,不是变远而是变近,何况才刚刚两个月,热恋期内请允许我享受一下这种距离的改变。”

紧闭双眼等着被亲吻的荣纯逗笑了御幸,御幸亲在了嘴角然后侧头蹭着荣纯的头发。

荣纯扭捏了一下,环住了御幸。

“说起来,今天球队的前辈开我的玩笑,说我不可能是童贞,话说,荣纯你觉得我是童贞么~”

一下子转了画风的话题让气氛一下暧昧起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

“欸......这样啊.......”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你不想亲自验证一下么...”

“鬼才想!”

交往至今还未深入接触的两人一个逼近试探一个慌张后退。

偏偏御幸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手从腰部开始不停地往上移动,就这个动作生生地把一个拥抱变成了探讨人生哲学的暗示。

荣纯觉得自己背部有些异样,想都不用想是谁在动作。

不经意瞥见了煮草莓酱的小锅,御幸柔声呼气。

“我还想吃草莓酱,喂我吧。”

在如此黏腻的氛围中荣纯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被牵着鼻子走,喂草莓酱是吧,行。

“放开,你不是要吃草莓酱么!让我去拿!”

“好~”

一勺草莓酱被荣纯硬邦邦地送进了御幸的嘴巴。

“可以了吧,别在厨房添乱,出去出去!”

“可是我想吃荣纯的草莓酱...”

微酸的果酱在二人口中刺激着味蕾,唇上蹭着的一点红色让这个吻qingse诱人。
被吃了许久的豆腐的荣纯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地在御幸的旁观下装好了果酱,丢下锅,给御幸洗。

呵,他不洗谁洗。

晚上的时候,下午做的酱已经凉透,因为是头一次做果酱,所以荣纯时不时地就要拿装着酱的小罐子看一看欣赏一下自己的成果,至于某人作的妖,管他呢。

手里的罐子被御幸抽走,荣纯抬眼看到的就是头发半湿的御幸。

好像...有点帅哦...

MD,简直就是犯规!

“其实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就着下午的话题继续探讨一下。”

“......我拒绝。”不管是草莓酱还是童贞,荣纯都不想继续。

“真的?”

“......”还指望我说想么。

“欸...真遗憾..那就算了吧。”

“??”怎么这么容易就妥协了,不科学。

经历了那样暧昧的话题之后,荣纯再也无法单纯地看待这张...床了。

该死的!

僵直成一根木棍的荣纯怎么也无法入睡,御幸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木棍”,就是不说话。

“继续?”

“继续泥煤!”

“我不忍心看你僵着睡一晚上,过来吧,我抱着你睡。”

并不觉得这个主意好到哪儿去,但是...

好暖和啊。

评论
热度(28)

© 索(?)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