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御泽】521

【取名废又来了】

学校批了荣纯一个假期,五天,是要回家给好朋友过生日。

在公寓里收拾东西,书桌边的相框有三四个,除了家人朋友之外就是青道那一年的所有队员的合影。

荣纯是个心细的人,多人称之为粗神经的笨蛋,没有那些简单热血的日子,他的脾性也有了些许改变,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依旧是“笨蛋”,唯独在御幸面前,又有不同,态度的改变是在八年前御幸毕业的时候,荣纯不舍前辈的离校,缠着所有前辈写下了寄语,只有御幸给了一个棒球和棒球上很臭屁的四个字“御幸一也”。

“先给你一个签名,等我出名了,你就是第一个拥有我签名的人www”臭屁地让人十分想揍。

而后是一个意味不明的短信:“等我。”

等你?等什么?不明白。最后得到一句发错了的答案。果然是在开玩笑,毕业了都不放过。

无事发生过,照样是前后辈,是青道在校生津津乐道的投捕搭档,是社会路上可以搭伙醉酒的朋友,互相都忘了那条短信,一切都在安稳行驶的轨道上。

五天假期,第一天回家,第二天和好友聚一聚,庆祝生日,第三天第四天在家休息,第五天返程。

一个完美的假期因为御幸的一个电话而提前告终,偏偏发不了火,这家伙的声音听上去太疲惫了,还有一丝暗哑,荣纯知道御幸可能是生病乱打电话了,也亏得御幸在国内的房子和自己工作的地方在一个城市,不然荣纯还真担心御幸“死”在他的房子里。

匆匆踏上了返程的路,父母只当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便未多问叮嘱三两句就放人了,荣纯气成了猫眼,气自己的身体太诚实,毫不犹豫就做了回去的决定。

此刻在房子里差点“死”掉的御幸因为太过疲惫而发烧感冒了,卧室地板上随意扔了四五个纸团,感冒流鼻水再正常不过了,事实上,大约是御幸精力还剩百分之二十的时候,想着某人,就这么释放了一次,草草地擦了擦手和床单,在身体当机之前睡了过去,次日恢复了大脑的活动力,给荣纯打了一个近似于“撒娇求照顾”的电话。

你问为何荣纯有御幸家的钥匙,那是几年前一起喝酒御幸喝醉强制塞给荣纯的备用钥匙,“以后就拜托你把我送回家了,荣纯君~”这样酒气熏天的理由。

一共用了两次。

今天是第二次,荣纯带着煮粥用的三四种简单的食材还有退热贴,在傍晚的时候打开了御幸家的门。

放下食材的荣纯,蹑手蹑脚地找到了卧室的门,没锁,轻轻打开,看见了在床上挺尸的御幸。

地上的几个纸团被荣纯扔进了纸篓,细微的声响让御幸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几次眨眼,对上了圆圆的一对大眼睛。

啊,荣纯在瞪我了,不对,他来了。

“病号大人,可千万别烧成傻子了!”
“放心吧,笨蛋,我不像你。”
“呵,看来病的不重。”

撕开一个退热贴给御幸贴上,手却被握住了。

“我昨天想到以前的事了。”
“...”
“想着想着我就硬了。”
“...”
“你知道我想到什么了么?”
“...精力真好啊,好好退你的烧吧,队长大人,放,手!”
微挣了几下,荣纯抽出了自己的手,没有看到御幸势在必得的眼神。

清淡的小粥小菜,是荣纯这些年点亮的初级厨艺技能,御幸品尝过之后给了一个马马虎虎的评价。

伺候这位爷继续休息,荣纯打开了手机无聊地翻起了网页,偶然翻到了御幸比赛的硬照,御幸一也,当红棒球明星,粉丝无数,现在,病得像个颓废大叔。

而御幸并未继续闭眼。

“要继续之前的话题吗?”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
“上一次是那次和你喝醉酒的时候。”
“我想到了...”

荣纯没有忍住,
“你想到了什么都必须现在和我说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呢?”
激动的语气给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捅开了一个口子。

御幸撑起身体靠在床边。
“我说我想到你,会硬。”

口子变成了裂缝。

荣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后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那个短信,是什么意思...”

御幸回想起了那次冲动。

“没有发错。”
“等我准备好了。”
“等我可以和你说了。”

荣纯抹了一把眼睛。
“那关我什么事,和我说什么,八年了,要说什么。”

御幸看着荣纯略带埋怨的眼神,眼角的湿润,突然哽住。

“...”

“所以你现在还要准备!十年!八年!还要多久!”

“对不起。”

噎住的是扑上来的一个吻,御幸见到的就是眼角发红,脸也发红的荣纯,那应该是自己最想看见的一张脸了。

“我再等不起第二个八年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从八年前起,想亲你,想抱你,想和你在一起,想对你做不好的事情...”

“滚吧混蛋,好好养你的病!”

“可是...”

“我特么还会跑吗!”

“喔...再亲一个~”

“滚滚滚!”




2017-05-21 热度(44) 评论(8)
评论(8)
热度(44)

© 索(?)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