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杯子【兔赤】

【第一次写兔赤XDDDDDD】

赤苇捧着一个马克杯,沉默着不说话,因为马克杯上的猫头鹰画得有够挑战审美,任何评价好像都不能准确说出全部的观感,最重要的一点,这个杯子是木兔前辈送给自己的,因为是前辈也是熟悉默契的队友,赤苇很干脆的收下了。

也不得不干脆,木兔那不叫送杯子,直接塞到赤苇的怀里,磕磕绊绊地说了句“送...送你...先走了!!”就闪离赤苇的视线,如果不是耳朵灵敏,差点以为木兔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在这之前的某一天,木兔突然严肃地对其他队友说:“我好像太依赖赤苇了,这样非常不好!”

“哦。”这是鹫尾。

“啊,你终于发现了。”这是小见。

“终于发现你作为一个十八岁男性的敏感度了。”这是木叶。

“......”木兔发现大家好像都很明白的样子。

木叶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赤苇是二年级,你好歹也得有个前辈的样子,啊~万一赤苇不要你了,那就好玩了~”

“?!”惊惧不定的木兔一时失语,那表情,更像猫头鹰了。

夜晚。

满脑子都是木叶的那句“万一赤苇不要你了”,木兔抓狂地挠着头发,明知道是个玩笑,却忍不住脑补那个“万一”,单细胞生物难得地为了一句玩笑或者说一个人耗费了大量的脑细胞,然后,失眠了,此时的赤苇早已进入梦乡。

翌日,刚进校门,赤苇就发现了步履缓慢的木兔。

“木兔前辈,早安。”

“啊...是赤苇阿...赤苇?!”受惊吓转身的木兔,正对着赤苇波澜不惊的脸。

“啊,木兔前辈,你黑眼圈好重,昨天没有睡好么。”赤苇习惯性地关心这木兔的日常情况,这普通的问话却让木兔差点要哭了出来。

“赤苇......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

“......?”赤苇疑惑。

“......”

“......”围观的路人掏了掏耳朵,刚刚好像是有听到什么不得了的话。

话毕,木兔一个熊抱箍住了赤苇。

清晨,校门口,排球部主将,副主将,亲密拥抱。

一片寂静。

啪嗒,一个女生掉了钱包,打破了寂静,随之而来是女生们的尖叫和男生们的懵逼脸。

赤苇的内心是崩溃的,即使做拍档做了那么久,还是无法摸清楚木兔的出牌套路。

“木兔前辈,可以放开了,这是校门口。”赤苇挣脱了木兔的怀抱,拉着这个犯蠢的前辈快速离开了大家的视线,太不让人省心了!

木兔的鼻子动了动:“赤苇,你用了香水吗,好香~”

“嗯?”

“刚刚,在你脖子那边闻到的,好香~~”

“......是洗衣液的味道,不要走神了前辈,要迟到了。”

两人分开的时候,木兔冷不丁地凑到赤苇跟前嗅了嗅。

好近。

“嗯,赤苇没有用香水。”

“......快点走了!”

那一瞬间,赤苇看着平时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距离自己不到几厘米,受到了冲击。

心跳得有点快。

“赤苇!一起去天台吃便当吧!”

“赤苇!你看我这个球扣得帅不帅!”

“赤苇!不要无视我啊!!”

“赤苇!”

......

队友表示,木兔可能是赤苇失散多年的笨蛋哥哥。

“呐,木叶,我觉得我症状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最近好像特别想接近赤苇,你说我是不是病得非常严重?!”

“......具体说来听听。”

“想闻他的脖子!”

“......没了?”

“没了!”

“脖子啊......那你有没有那种心猿意马的感觉,就是不止想闻,还想做点什么其他的事...”

木兔回想起那日的拥抱,自己埋首在赤苇的脖颈,嗯,想咬。

“想...咬下去。”

“......”八九不离十了。

“那...那又怎么样了...”

“木兔啊...要不你送赤苇一个礼物试试?”

“⊙⊙?”

......

木兔虽觉得奇怪,但还是实践了这个想法,手工绘制了一对猫头鹰马克杯,猫头鹰,猫头鹰......

送礼的那刻,木兔慌了,不到半分钟,礼就送完了,自己也落荒而逃了。

为什么会脸红啊啊啊啊!!

木兔疯狂揉脸,心中埋怨木叶出了个馊主意。

这边的赤苇,手磨搓着杯上的猫头鹰,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

这个猫头鹰,真丑,和某人画风太不一样了。

2016-04-13 热度(62) 评论(17)
评论(17)
热度(62)

© 索(?)索
Powered by LOFTER